1. 首页

Zaful5000万用户独立站惨变“质子”,300供应商债转股,诚意还是套路

百亿级卖家执御与跨境通,今年似乎流年不利,都因资金问题遭到了供应商追债。

近日,有供应商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身着“讨债T恤”,到执御公司催还债款。T恤上大约写着“还我血汗钱”,“ 逼得我一家人流落街头,身无分文”等控诉文字。相关报道,参看《妈,我养不起你了!女子哭求执御还钱,供应商泣血追债 》

(供应商现场提供截图)

跨境通的日子同样不太好过。

6月29日,供应商围堵跨境通旗下二级子公司Zaful(飒芙),迫使跨境通不得不做出承诺,在半个月内拿出解决方案。

如今已经过了半月之期。

(供应商半月前围堵Zaful)

在此之前,为了应对债务,跨境通以20.2亿元,出售了手下的现金牛帕拓逊。然而,帕拓逊5月被亚马逊关闭了主店铺,可能将影响到交易款到账。

在供应商持续逼紧的情况下,跨境通再次将目光对准了另一个优质资产Zaful。

Zaful是跨境电商行业的神奇存在,已经拥有5000多万个注册用户,覆盖260多个国家,预计营收超过50亿。

作为快时尚独立站的佼佼者,与SheIn一道,位列中国出海品牌50强排行榜中。

曾经何时Zaful与Shein差距不大。

2017年,Shein营收约在30亿左右,而Zaful营收也大体相当。

不过,在两三年内,两者之间的差距迅速拉大,SheIn迅速崛起,向1000亿营收狂飙突进,剑指全球快时尚老大Zara之势,而Zaful似乎未能抓住机会实现新的飞跃,甚至在中国出海品牌排名中,有所下滑。

然而,在跨境通系众多日子难过的子公司中,Zaful鹤立鸡群,是难得的依然保持盈利的一员。

如果不是万般无奈,跨境通不会拿出这一优质资产来做“质子”。

没有办法,与供应商半个月的承诺期已到,跨境通如约邀请了300位供应商债权人,于7月19日商讨并给出了两套债转股方案。

只不过,这两套方案并未受到供应商的认可,大部分供应商认为,这是跨境通的“套路”,是为吸引他们用真金白银的货款,换取的是虚高估值的股权。

在方案中,跨境通将Zaful的估值,拉升到50亿元,超过了自己作为母公司的现今市值38.33亿。

两套方案如下:

方案一跨境通成立一家新的子公司,将飒芙(Zaful)公司10%的股权转让至该公司。该公司不进行任何实际经营。新公司按照5亿估值为供应商提供债务担保,保证在3年期满后偿还供应商债务。

(否则,该子公司将抵押给供应商。)

该公司承诺,在担保期间,不会将Zaful10%的股份设置抵押、转让及为其他人提供担保。

方案二同样成立新公司,承接Zaful10%的股份,只不过在处理债务方法上进行转变。供应商按照债权比例持有这家新公司的股份,等于间接持有Zaful股份。三年期满后,Zaful公司将回购这10%的Zaful股权,价格不低于5亿元的估值。期间新公司产生的经营收益全部归供应商所有。

(供应商所提供的截图)

从两个方案来看,都是通过间接持有Zaful股份中的10%,来实现以债换股。

三年后,要么跨境通还钱,供应商们归还Zaful的股权。要么跨境通还不起钱,Zaful这10%的股权就归供应商所有。

那么该协议是否真的如供应商所认为的,“藏有猫腻”?Zaful作为跨境通旗下二级子公司,其10%的股份估值是否能达到5亿元,也就是Zaful自身估值能否达到50亿元?

所有问题的关键点,都集中在了Zaful上。

被跨境通竭力挽救的Zaful

Zaful是跨境通旗下近两年主打的快时尚独立站品牌,也是目前为数不多的,拥有能够取代环球易购,成为跨境通新支柱的子公司。

在环球易购、跨境通近两年的连年巨亏中,Zaful还能够保持盈利,足见其目前在跨境通体系中举足轻重的地位。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独立出来后的Zaful能够获得更好的发展,成为眼下快时尚出海第一品牌SHEIN的强劲对手。

(图:Zaful独立站)

2007年,Zaful随着环球易购一起诞生。Zaful最早瞄准的,是海外泳装市场。在多年实践之后,转型成以快时尚女装为主的独立站品牌,目标客群为18-25岁欧美女性。

从定位到风格上,Zaful与SHEIN算得上是高度重合。

Zaful自身潜力一直都不错,2011年的时候就独立获得过深创投5000万元的A轮融资。2014年,环球易购被百圆裤业并购,组成了跨境通。

而身为彼时环球易购的子公司,Zaful自然而然成为了跨境通旗下的二级子公司。

随后,在环球易购急速发展的背景下,Zaful也随之在业内声名鹊起。2017年,跨境通实现了营收200亿的数字,成为跨境电商行业最强劲的上市公司。

背靠跨境通的资源和品牌效应,Zaful获得了长足的增长。

不过,随着2019年、2020年环球易购连续两年巨亏,跨境通一手打造的跨境电商帝国蓝图随之崩塌。在这样的情况下,Zaful是环球易购底下为数不多的,还能维持盈利的独立站。

如今环球易购大船将沉,作为母公司的跨境通,自然是明白Zaful的潜力。为了拯救Zaful,跨境通进行了一系列操作。

据知情人士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透露,Zaful早已从跨境通的独栋办公室搬离,并于4月26日乔迁至深圳前海。

(跨境通旗下环球易购办公场所  图源:凤凰网)

目前Zaful隶属深圳飒芙商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飒芙”),法人代表是戚海波,是深圳市飒腾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飒腾”)的一级子公司。从企查查的上的信息可以看到,从2020年11月23日期,飒芙就被环球易购百分百转让给飒腾了。

但是实际上,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飒腾仍是跨境通百分百控股的子公司。也就是说,Zaful被跨境通从左手倒卖给右手,仍在其体系之内。

Zaful独立运营后,将拥有更自主的体系和更自由的管理。

简而言之,跨境通这是打算将Zaful从环球易购的巨亏黑洞中剥离出来,大船将沉,漩涡已至。能救出多少条小船,都是赚到了。

但是中国人向来讲究“父债子偿”,环球易购是跨境通旗下子公司,环球易购欠钱还不起,那就找跨境通讨债。跨境通不能解决,没关系,还有二级子公司Zaful。

2021年6月29日,在环球易购办公地点处讨不到货款的供应商,开始迂回作战,绕过跨境通,直接围堵了Zaful,逼迫跨境通对偿还货款做出承诺。也就有了此次的两套方案。

跨境通拼命想把即将随环球易购一起沉默的Zaful捞起来,最终Zaful还是要为环球易购的亏损付出代价,被供应商围堵。

甚至如今为了偿还债务,不得不拿出10%的股份进行周转。

由此可见,讨债的供应商当中,还是有人明白,眼下Zaful对跨境通的重要性的。

只不过,Zaful是否真的“价值50亿”?这个估值已经高过了母公司跨境通眼下的估值。这也难免会引起供应商们的疑虑。

Zaful真正独立后,价值将超过母公司跨境通?

事实上,Zaful如果能够真正实现独立,估值还是有可能反超跨境通。一方面,跨境通这艘巨轮上,主动力引擎环球易购如今已经千疮百孔,致使跨境通本身估值被一再降低。

另一方面,跨境通的亏损,也进一步对Zaful产生了负面影响。

仅从这两点来看,Zaful单独的估值高过跨境通,也可以解释得通。关键还要看Zaful自身的能力。

2020年,跨境通跟服装有关的数据有两个,一个是服装行业营收,但是从其分类来看,这部分服装类营收应该是线下实体出售或批发,不在电子商务范畴内。

另一个则是其服饰家居类产品,2020年营收约53亿元。

通过跨境通2020年半年报中的数据猜测,Zaful占服装业务比重70%左右。

由于涉及到家居类产品,不清楚具体服饰占比多少。也不好估算Zaful在2020年营收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不过,截至2020年底,Zaful在全球注册用户数达到了5032.51万人,月活跃用户达到1709.07万人,月访问量更是达到了约1.07亿次。

按照其月均流量转化率1.25%来算,Zaful月均成交133.61万单,客单价54.1美元,那么Zaful月均营收约7228.44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68亿元。

那么粗略计算,Zaful在2020年的营收,可能达到56.13亿元。

跨境通2020年服饰家居类产品营收约53亿元,与上述计算出来的Zaful营收数据差额在3亿元左右。

按照Zaful营收占服饰类的70%去计算,应该在37.1亿元左右。

那究竟Zaful的营收应该是根据其流量数据计算出的56.13亿元可靠一些,还是根据跨境通品类营收占比计算出的37.1亿元可靠一些?

这就需要各位根据自己的经验去判断。

不过无论是哪个数据,在眼下帕拓逊已然出售,环球易购濒临破产的情况下,Zaful无疑都是跨境通手上最强劲的一张牌。

在这种情况下,跨境通寄希望于让Zaful独立,从而另辟蹊径,扭转环球易购大规模亏损带来的不利影响,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根据SimilarWeb数据显示,2021年4-6月份期间,Zaful.com的总流量大约861.5万左右,全球时尚类网站排名第383名。

其中34.06%的访问量来自网站端,65.94%来自移动端。

4-6月期间,Zaful的月均访客数约287.1万,平均访问时长约4分钟,访问页数5.65页,跳出率好好,仅44.5%,不算高。

但是SimilarWeb的这个数据,显然跟跨境通财报上的数据存在不小的出入。未知是双方在抓取数据上的方法有差,还是进入2021年后,Zaful的流量下滑。

亦或者是4-6月份并非Zaful的销售旺季?也未可知。

在社交媒体方面,Zaful也是不遗余力地开拓推广途径。

2020年,Zaful与诸多国际网红合作,在其站内建立了Z-Me社群,社区内已经拥有80万活跃用户,热门贴超过86万。

Zaful自身的社交媒体账号运营也有一定的成果。截至2021年5月7日,Zaful在Facebook上积累了913.88万粉丝数。

而其社交媒体上的流量,62.52%来自于Facebook,也比较符合其在社交媒体上的经营方向。

从海外知名度上来看,近两年来,Zaful在海外知名度上略有下滑。2019年,Zaful在BrandZ出海品牌排名中排第23名,快时尚排名第二。

及至2020年BrandZ排名中,Zaful下滑到了第38名,快时尚类排名仍然是第二。

不过总体而言,Zaful在海外确实打出了一定的知名度。从其访问量来源就可窥见一二。

2021年4-6月份期间,Zaful的访问量当中,44.38%是直接访问网站,有可能是直接从手机APP上进入,也有可能是打开网站直接输入网址。

另有21%的流量来自于自然搜索,也就是搜索引擎搜索产品,排名靠前,被消费者点击进入到网页,或者直接搜索Zaful,从而进入到其官网的。

相较而言,付费搜索占比18.7%,就显得不那么高了。

总体而言,环球易购高速发展的几年里,Zaful也接着母公司的增速享受到不少的福利。虽然2019、2020两年里受到拖累,但无论是流量根基,还是营收能力,都还有不错的底子。

想来,Zaful如果按照50亿估值计算,有一定的偏差,但也不会差太远。毕竟作为对标对手的SHEIN,如今估值已经超千亿了。

至于是否选择相信Zaful,还需要供应商们自行做出判断。

环球易购欠债始末

跨境通的崩溃来得很突然,但其隐疾似乎早已埋下。

2020年初,跨境通照例进行了2019年年报公告,此前预计亏损12亿左右。但真实公告出来后,亏损的数额从12亿飙升至27亿,引起了剧烈反响。

随即,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跨境通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事情便被摊在公众面前。

2020年9月份,大批供应商堵在了环球易购门口和走廊,向其讨债。有部分供应商将现场视频传出后,在跨境电商行业内引起巨大震动。

香港受害供应商钟女士透露,环球易购从2019年9月就拖欠其货款。其中有一笔高达2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50万元的款项,从15天的账期一直拖欠了半年多。

钟女士多次跟环球易购客服沟通,都未能解决问题。受到疫情影响,钟女士的公司本来经营就出现困难,环球易购拖欠货款的行为让其雪上加霜。

(图片及信息来源:黑猫投诉)

(图片来源:黑猫投诉)

供应商Winsome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透露,他从2009年开始给环球易购供货,合作多年。幸而在事发前脱身,没有被欠债。

但是Winsome见证了环球易购由盛而衰的过程。2015-2017年期间,环球易购发展十分迅猛,但从2017年开始,受到手机业务拖累,环球易购的情况急转直下。

早在2015年的时候,其净利润还有不错的表现,但是从2017年开始,环球易购的规模在膨胀,但净利率却在不断下滑。

彼时,内部人士解释道,因为规模扩大了,成本肯定飙升,净利率下滑属于正常现象。想来,当时的情况,应该就为后来的巨亏埋下了隐患。

不过,环球易购也并未就此放弃,一直在寻找解决方法。

就在2020年9月份,被催债的节点,跨境通就发布公告,以3.26亿元价格出售了二级子公司,深圳君美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君美瑞是环球易购的进口事业部,跨境通寄希望于以“变卖家产”来缓解资金压力。

随后在2020年底,跨境通某员工透露,公司将以30亿的价格出售旗下子公司,现金牛帕拓逊60%的股份。

据该员工表示,这30亿将用来偿还拖欠供应商的欠款。(信息:中国经营报)

不过事与愿违,2021年3月份,帕拓逊确实被出售了,但是售价仅20亿,跟预估的30亿元差距甚大。同时,出售的股份也不是60%,而是100%。

仅仅过了数月时间,帕拓逊就“缩水”了,很难说不是受到跨境通自身情况的影响。

跨境通将帕拓逊100%股权出售之后,还牵涉到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原本向深圳高新投集团申请的2.3亿元借款,是用帕拓逊20%的股份作为抵押。

如今帕拓逊全部出售了,只能将抵押物更换为其进口电商业务的现金大牛优壹电商,再次向进口业务开刀。

及至2021年6月份,供应商再次围堵环球易购,给跨境通高层下跪,跨境通高层“颐指气使”等一系列催债后续情况频繁被报道,这才有了此次,跨境通给出的两个以债换股方案。

眼下,我们只能希望无论是跨境通,还是被欠债的供应商,都能够诚恳、理智地解决问题。作为曾经的行业标杆,我们也相信跨境通会拿出自己的担当。(文/蓝海亿观网)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