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亚马逊Listing照抄,打价格战!跨境电商人有多憎恨“关系户”?

自古用人唯亲的尺度最难把握。倘若被举荐者,确实能力出众,或者即便能力略显不足,但能够跟团队中的其他人和平共处,那么用人者会被赞为“举贤不避亲仇”。

反之,如果被举荐者能力平平,甚至是“酒囊饭袋”“吸血蛀虫”,那么用人者难免落入“任人唯亲”“裙带关系”的彀中。

就跨境电商行业而言,“关系户”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受待见的贬义词。

高欢近日入职了一家工贸一体的公司。然而,让高欢没想到的是,自己入职公司后,竟成了“奶妈”,源源不断地给公司其他员工“输血”。

原来,公司内部除了高欢,其他人都是老板的亲戚朋友,对于亚马逊运营没有任何经验。倘若只是向高欢取经学习倒还好,但老板的这群亲友不仅不思进取,还专门给高欢“拖后腿”。

高欢接手公司一个账号,没多久就将账号从日出单200美元,运营到日出单5000美元。而老板的亲友们所持有的账号一直没有太大起色,最高的账号也只是维持日出单800美元,运气好的时候也只有1000美元。

因为做的是同一款产品,部分同事的产品价格有时候会刻意比高欢的略低一些,但一直以来高欢都不太在意。

不过,从2020年12月开始,事情出现了转变。

高欢自己开会开发产品,有不错的选品经验。而自从高欢做自己新开发的产品之后,就发现,只要自己上新产品,ASIN上到40个review左右,就有同事跟着做这款产品。自己若不上新,他们也不上新。更过分的是,同事跟着做同一款产品也就算了,价格还比高欢的低至少10美元,标题、五点描述照抄高欢的。

忍无可忍,高欢让同事们自己去开发新市场,不要盯着他,但每次都是当面应承,背后坚决不改,依旧只盯着高欢的产品做。

几次下来,高欢好不容易开发的几个新品爆款,价格都被压低了10-20美元,利润岌岌可危。

高欢屡次找老板商谈相关问题,却没有得到正面反馈和有效解决。由于高欢是凭利润拿提成,价格和利润被压低之后,高欢的提成就少了。

高欢对这群同事无可奈何,已经产生了离职的想法。

高欢的遭遇不是个例,深圳亚马逊运营人员李欣也遇到了类似的事情。

2017年,李欣在一家跨境电商企业工作,负责亚马逊店铺运营。同时还有六七个同事也各自负责一个店铺。

不过李欣没想到的是,同一个公司六七个店铺,做的产品竟然完全一样,只要李欣开发新产品,没多久其他六七个同事就会跟着上相同的产品,listing、图片都照抄。

本来类目竞争就不小,有其他卖家参与,这下子有多了六七个同事竞争,整个类目的广告竞价一路飙升,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竞价从3美元一路涨到10美元,成本急剧升高。

李欣离职后,才偶然得知,原来跟自己做相同产品的几个同事,都是通过各种关系进公司的,有两个是老板亲戚,三个是老板朋友家里安排进公司“学习”的,还有几个是各种利益相关方的人员。

“这样的内部竞争,其实是不利于公司健康发展的。”李欣道。

一来,公司这样的内部竞争,会严重破坏整个类目的生态链,最终影响公司的利润;

二来,员工辛辛苦苦打造的产品,被他人跟卖还能有打击手段,但是被自己的同事恶性竞争,很影响工作积极性。

“这种公司,还是早点离开的好,没有前途。”李欣回顾往事,仍然忍不住悻悻道。

(以上两个故事来源:https://www.wearesellers.com/question/30728

类似高欢和李欣的遭遇,在跨境电商行业并不鲜见。

某跨境电商企业的股东,堂而皇之地利用职权之便,让其夫人进入公司,成为亚马逊运营人员之一。该股东夫人在亚马逊运营上没有自己的成熟打法,反而在如何剥夺员工果实上,做得得心应手。

该股东夫人专门盯着同事的listing,只要谁的listing出单了,她就跟卖谁的产品。而其他运营人员对此却无可奈何,该股东夫人的身份摆在这里,想要通过向上反馈解决问题不仅不可行,还可能遭到公司股东的报复。

公司每季度发绩效,该股东夫人总是名列前茅,许多运营人员的绩效都被其“抢夺”走了。

眼下,该公司的其他运营大多数无心工作,在寻找下家,公司原本不少做得还不错的listing,也处于半荒废状态。

而另一个跨境电商企业,也出现了类似的事情,跟卖者是老板的小舅子。只要有员工反馈自己listing被这位“小舅子”跟卖,得到的不是老板的宽慰,而是一通臭骂。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亚马逊运营人员对“关系户”深恶痛绝之余,也提高了警觉性。

某位亚马逊运营人员坦率表示,“公司相同岗位中是否有老板亲戚担任?”这个问题,已经成为其面试的必问选项。只要是有老板亲戚靠裙带关系入职的公司,该运营人员一般会拒绝入职,除非底薪和提成能够比同行高出许多。

内耗中的内耗,企业的“隐形杀手”

“许多企业主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做法正在快速‘杀死’他亲手建立起来的企业。”深圳亚马逊卖家杨元和,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介绍了这种做法的弊端。

首先,这样的做法,毫无疑问影响最直接的是公司的利益。

从老板的本意来说,可能想借助“外人”的力量,来将一个或多个产品的利润,把持在“自己人”手上,一方面可以让产品的“价值最大化”,另一方面还可以培养“自己人”的能力。

但实际上,内部的恶性竞争,其实在进一步助长整个类目的恶性竞争,最终会导致产品的生命周期和利润值大大下降,不利于公司沉淀打造出可长期发展的复利型产品,而且会形成恶性的内部生态,将企业引导向畸形的发展方向。

其次,人才的流失,会大大加速。

这样的做法,最受打击的,是员工的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

员工愿意开发新品,企业的正确做法应该是给予鼓励。但是企业不但没有鼓励,反而让“关系户”抄袭员工的listing,甚至跟卖,势必大大打击员工开发新品的积极性。

即便员工有能力开发新品,也会将这部分能力用在自己的私人店铺上。同时,员工离职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企业提供了一个不良工作环境和氛围,想留住人才难度加大了。

更有甚者,企业在人才圈会彻底失去好名声。跨境电商的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事情一旦外泄,企业想要再招到优秀人才,恐怕难上加难。

第三,加剧行业竞争。

亚马逊跟国内的淘宝有所不同,重listing轻店铺。故而,同一产品每增加一个listing,必然会增加该产品的竞争度。

从企业角度来看,或许多几个listing可以多占几个“坑位”,但姑且不论多出来的几个listing能排到多靠前的排名,只要多一个listing出来,那么相应的对该产品的流量就有一定的分割作用。

为了获得更高的流量,同行之间势必要加大广告力度,降低产品价格。在产品的采购成本、物流成本无法短时间内降低的情况下,整个产品的利润就会被压低。

原本在亚马逊,乃至整个跨境电商赛道上,中国卖家要面临的竞争对手中,本来就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己的骨肉同胞,已经存在严重内耗。如今内耗之中还有内耗,对企业来说,无异于饮鸩止渴,稍不留心,就会加速企业的消亡。

对此,杨元和希望借《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作为平台,奉劝各位跨境电商企业主,谨慎对待“任人唯亲”这种事。

倒不是说不能任用亲戚,但要做到公正客观,别让眼前小利破坏了企业发展的根基。

“僧多粥少”,中国卖家“自相残杀”?

从电商行业来看,中国电商的发展和相关配套成熟度领先世界至少五年的时间。即便强如亚马逊,也无法撬动中国市场。

相反,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却在世界各个角落“大杀四方”,而其中更多的竞争者,很可能就是中国同胞自己。

根据Marketplace Pulse的分析,2021年1月份,在亚马逊美国站、英国站、德国站和日本站中,75%的新卖家都来自中国。2021年迄今为止共有4万多亚马逊卖家,入驻这些亚马逊站点。75%是这四个站点的平均值。

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以及亚马逊的其他国际平台,也都呈现出类似的增长趋势。

仅仅2021年1月份的数据似乎不能说明什么,我们来看看刚刚过去的2020年的具体数据。

根据亚马逊官方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卖家在各个站点都有不小的占比。

美国站点的本土卖家占比52%,中国卖家占比42%;

英国站点本土卖家占比53%,中国卖家占比33%;

德国站点本土卖家占比54%,中国卖家占比32%;

在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墨西哥、加拿大等站点,中国卖家占比反超本土卖家,位列第一。其中,西班牙和加拿大站点中国卖家的占比甚至超过50%,分别是55%和56%。

可以说,中国卖家已经在全方位“攻陷”亚马逊各站点。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数据中的“中国卖家”肯定是切切实实的中国卖家,而“本土卖家”却未必全是本土卖家,有部分可能还是中国卖家在本土开公司注册的账号。

卖家集中在中国,尚且还有转圜余地,毕竟全球市场广阔,未必会造成太过“拥堵”的局面。但是下面一份数据就让人不得不倒吸冷气了。

根据亚马逊这份数据表明,2020年亚马逊11月的总浏览量当中,美国站的浏览量一骑绝尘,超过29亿次浏览。

排名第二的日本站和第三的德国站,总量看看突破6亿次。

第四的英国站还不足6亿次,第五的印度站才勘破3亿次。

浏览量的高度集中,注定了消费者和卖家的高度集中。两相叠加之下,亚马逊美国站成为了中国卖家集体厮杀最严重的的站点之一。

2020年亚马逊美国站新增卖家中,中国卖家的新增数量加剧了这一情况。

根据该数据显示,从今年3月份开始,亚马逊美国站新增的中国卖家占比,连续10个月达到50%以上,对比往年有明显高的涨幅。

种种数据表明,在亚马逊美国站上,中国卖家达到了一定的数量,做同一产品的诸多卖家中,许多就来自于中国同胞。

背靠发达的制造业,对中国卖家来说有利有弊,好处是平价的产品货源能够让中国卖家同行全世界,而弊端就是,同一个产品的卖家几乎都在同一个地区,或者集中几个地区的工厂拿货,甚至1688等平台上拿货,中国卖家之间的同质化竞争也就越发激烈。

从各种情况来看,中国卖家在跨境电商市场上最大的劲敌,不是本土卖家,不是东南亚等新兴制造业竞争者,而是同为中国卖家的同胞们。(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文末扫码入跨境电商精英卖家流群,对接跨境电商优质资源。Coupang、Wayfair 、沃尔玛、MercadoLibre等平台入驻,品牌文案策划及全网推广、电商培训和孵化等服务,请联系我们。不得擅自改写、转载、复制、裁剪和编辑全部或部分内容。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