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Facebook烧了400万,被封5个号,压货200万,莆田系独立站玩崩了

这个周末,小阚都在加班中度过。

眼见国庆假期将至,但按照目前的运营情况,小阚完全不敢想象自己可以拥有这个假期。

小阚在一家莆田独立站公司工作,今年是第二年。

上半年,受海外疫情影响,小阚公司独立站迎来了很长的一波访问高峰,销量也随之增长不少。按照小阚预测,仅上半年的销量可能就达到了往年三个季度的销量

然而,一切“好运”都在九月份开始出现变数。

先是投放广告的转化率持续下降,销量越来越差;紧接着,五个主要推广使用的Facebook账号被平台封禁,直接掐掉了公司很大一部分流量来源。

“现在大概有1万双鞋,成本大概200万左右,全部压在仓库,几个账号被封,老板已经赶紧叫停了原本预定的货。

“为了寻求更大的增量,这个月我们在这五个主要Facebook账号上投入的推广成本不下400万。其他几个账号仍在每天烧20-30万的广告费。如果这些货没办法卖出去,那今年立下的业绩目标90%以上是完成不了了。”小阚忧虑地表示。

小阚计算,每双鞋按照200美金出售,这1万双鞋至少要售出4300双,才能够达到盈亏平衡。这还不算人工成本,仅仅只是货值成本和推广成本的总和。《文末扫码,入独立站精英交流群》

当然,卖出4300双之后,就是暴利了。前提是要卖得出去。

其实,小阚多少了解到,从去年年初开始,公司的广告成本就在不断上涨。主要上涨的还不是主营业务中的仿鞋,而是为了给几个做正规产品的独立站引流所耗费的资金。

“只是没想到,9月份这一波封号杀,把主营的仿鞋业务都给打残了。看来平台对仿品又要开始新一轮清理了。”小阚说道。

据悉,小阚公司只是其中一家,同在莆田的不少公司要么或多或少都有封号,要么转化率普遍下滑。莆田系独立站卖家,近年来正在一种奇特的困境中挣扎前行。

1.传奇的莆田系独立站卖家

其实做独立站出头的大企业,近年来屡屡出现在大家视野中。

比如快时尚品牌出海第一站SHEIN,环球易购旗下的Zaful、Gearbest等,棒谷科技旗下的Banggood、Newchic、YOINS,前印度最受欢迎的非标品网站Club Fatory等等。

然而,最为业内知名的独立站卖家聚集地,莆田系在独立站方面却没有十分闻名的大企业

尽管如此,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好像是一个“江湖帮派”一般,在跨境电商行业流传着其事迹。

据相关数据统计,外贸仿鞋独立站中,90%来自莆田

《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了解到,从十几年前开始,就有大批莆田系独立站卖家,通过Zencart、Magento等平台大量建站,在Google上铺撒大量仿品信息。

至今,莆田系独立站卖家仍然是“仿品”和“黑科技”的代名词。

如同小阚公司那样,在莆田建站卖仿鞋的独立站卖家仍然不少。一双200元成本的仿鞋,到美国出售几百美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巨大的利润吸引着不少卖家前仆后继投入到仿品独立站中。

2013年开始,Google开始打击仿品,如今在这个搜索引擎上几乎看不到仿品信息。

但莆田系卖家也能另辟蹊径,开始在Facebook、雅虎、YouTube等上面砸广告,再度将流量做起。《文末扫码,入精英卖家交流群》

同时,莆田系卖家最为称道的“黑科技”,也在这段时间内得以展示出来——他人砸广告,我用黑科技劫持流量。这样一来,相当于别人为我砸钱开广告。

从时间跨度上来说,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很可能是最早投入到跨境电商行业中的一批人。也是跨境电商行业中最神秘,最“低调”的一群人。

2.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困境:竞争与封号并行

近年来Facebook也在加大力度打击仿品。对于以仿品为主营业务的莆田系卖家来说,只能通过多账号海量铺广告,封号再买的手段,维持着高曝光率。

然而,与之相对的是,日益增长的推广成本和越来越差的转化效果。

莆田五年资深Shopify独立站卖家Chaos,见证了这个转变过程。

“近两年,做独立站的门槛越来越高了。”Chaos说。

仿鞋的暴利,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尽管各种推广渠道的封杀一直不断,但只要有利益在,就会有卖家不断参与进来。

越来越多的卖家参与到独立站市场中,推广成本自然也就越来越高了。

如今在莆田做独立站的团队中,只有保持足够的利润的团队,才有能力拿到更多的资源,包括推广资源和供应链资源。从这方面来说,大团队相对容易获得更多资源。小团队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了解到,为了获取更多的资金,扩大团队,卖家只能继续在仿品路上狂飙突进,稍微刹车,后来者居上,卖家能够争取到的资源就越来越少。

这就导致推广成本日益增加,而转化效果却越来越差了。

莆田是著名的仿鞋之乡。对跨境电商独立站卖家来说,获取仿鞋货源相对容易一些。

同时,优势的货源一方面为卖家提供了便利的同时,也限制了卖家的选择

卖家在莆田可以较为容易地拿到仿鞋货源,就意味着在莆田做其他产品,优势将有所下降。因为做仿鞋的卖家多,意味着莆田市极其周边的推广资源也会更向方鞋类独立站倾斜,想要在莆田找到跟其他品类独立站高度匹配的推广资源,就更加困难。

两相刺激之下,在莆田的独立站卖家,只能越来越往同质化竞争方向发展。

白帽+黑帽的双重打法

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在激烈的竞争之下,想要获取更多的资源,只能黑帽、白帽都尝试使用,同时也激发了莆田系卖家更强的战斗力

Chaos看来,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只是一群集中做某个、某几个相同产品的人而已,在聚集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矛盾,也会衍生出新的竞争手法,包括所谓的黑帽手段。

“类似仿牌这种东西,确实有市场需求。有人觉得麻烦,但也有人愿意做。”Chaos认为,莆田系卖家只是在获取渠道方面比别人厉害一些,真正的运营技术,还是深圳卖家厉害

Chaos说的渠道,指的是各种渠道,包括产品渠道、黑科技渠道等等。

3.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如今越来越多独立站大卖家出现在跨境电商领域,稍微留心,你可能会发现,其中有不少卖家可能就是莆田系出身。

Chaos所知,很多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在莆田通过做仿品,通过黑科技做起了现金流之后,抽身离开,在其他地方做正规产品

“在莆田做独立站,积累的不仅仅只是产品资源,还包括推广资源、物流资源等等。

莆田系独立站卖家的思维,一切以钱来衡量。在激烈的竞争当中,底线思维会被淡化。

“莆田近几年入局独立站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好好做产品的基本都失败退出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谁先把底线放低下来,谁就先赚到钱

Chaos认为,这种思维不仅仅只在莆田系卖家身上有,其他地域的卖家同样也有,只不过莆田系表现得比较集中而已。

尽管如此,越来越多莆田系卖家在积累足够的资金和资源之后,还是会选择从泥潭中脱身,去做正规的产品,学习真正的技术手法。

仿牌和黑帽历史,就此被尘封。

但由于有在莆田系厮杀的经历,大部分莆田系独立站卖家对黑帽手段的接受能力,要比一般卖家高一些。

莆田独立站大卖家John,在某大会上就公开表示,不要排斥黑帽手段,想要运营好独立站,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黑帽搭配白帽。

不知道这些抽身出来的原莆田系独立站大卖家们,如今是否会偶尔想起莆田江湖的血雨腥风,是否会怀念那个战战兢兢又惊心动魄的过往经历。

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上岸,是许多莆田系卖家的归属。

如果你也认识某个闷声发大财的独立站大卖家,或许他曾经就是传说中的莆田系。(跨境电商新媒体-蓝海亿观网egainnews)文末扫码独立站精英交流群,对接跨境电商优质资源。CoupangWayfair MercadoLibre等平台入驻品牌文案策划及全网推广、电商培训和孵化等服务,请联系我们。不得擅自改写、转载、复制、裁剪和编辑全部或部分内容。

扫描二维码,加入大卖家交流群,赚钱路上跑得快一些

50,000+卖家已加入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