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跨境电商平台,专注跨境卖家服务!

登录 注册

跨境电商卖家“养”出的那些工厂“白眼狼”

蓝海亿观网2021年11月19日

跨境电商卖家对工厂的感情,是微妙的。大部分时候,工厂是卖家亲密的合作伙伴,双方一起合作共赢。但某些时刻,工厂一旦“叛变”,就会成为卖家最棘手的竞争对手。根据跨境工厂佬儿消息,某工厂找深圳卖家客户,帮助其优化产品,使其产品更适合在亚马逊上销售

跨境电商卖家对工厂的感情,是微妙的。
大部分时候,工厂是卖家亲密的合作伙伴,双方一起合作共赢。但某些时刻,工厂一旦“叛变”,就会成为卖家最棘手的竞争对手。
根据跨境工厂佬儿消息,某工厂找深圳卖家客户,帮助其优化产品,使其产品更适合在亚马逊上销售。
工厂信誓旦旦地表示,产品优化好之后,绝对不会自己出售,主要给亚马逊客户供货。
而该深圳卖家,则是工厂主要客户之一。本着将产品优化好之后,自己拿货也方便,能够一步到位,做成爆款概率也更大,于是卖家“倾囊相授”,将数年来经营亚马逊店铺总结出来的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给工厂。
包括曾经因为哪些原因吃到过差评、退货等等,工厂则如海绵一样,迅速消化吸收卖家提供的经验,耐心地对产品进行优化。
在卖家的指导下,该产品被从内到外优化了一遍,拥有了成为爆款的潜质。
该卖家也很欣慰,本想着靠这个产品,能够赚一波钱。
未曾想,她前脚刚发货,后脚便发现工厂违背了当初的承诺,自己开店上架销售,成为了卖家的竞争对手。

(图源:跨境工厂佬儿)
卖家对此出离的愤怒,找工厂讨要说法。
工厂负责人就此事进行了道歉,并表示电商部是由工厂和其他股东联合运营(工厂无权干涉是否出售该产品),并且售价上也没有比卖家便宜。
因此,希望能够跟卖家“共存”,产品愿意优先供应给该卖家。
然而,在工厂“背信弃义”的打击下,卖家已经对工厂彻底失去了信任。表示再也不愿意对其他人“倾心指导”了。
如果事情属实,那么工厂的“短视”,不仅让其失去了一个客户,也阻断了与其他卖家深入交流,继续优化其他产品的后路。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
厦门3C卖家林航,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反馈,他们是最早做某个产品的卖家之一。当时跟合作工厂一起,打造了一个爆款。
工厂眼见林航将产品卖得风生水起,也心动了,找了更多卖家,以林航的店铺作为宣传点,将产品撒了出去。
大量竞争者涌入,让该产品在短短时间内成为了红海产品,随即打起了价格战,利润被压缩到很微薄。无奈之下,林航退出了该产品的市场,也断了和工厂的进一步合作。
在林航退出该产品市场不久,其他卖家也发现市场不好做了,也渐渐收手,工厂该产品的生意一落千丈。最后,只有少数国内客户还在找工厂拿货,亚马逊客户已经断绝干净了。
▋工厂设计“杀猪盘”专“宰”新卖家
当然,工厂掌握生产资料,只要不是其他人的专利产品,想要给谁供货,甚至是自己出售,或许短视,但也无可厚非。
但一些工厂在知道亚马逊生态链的运作模式之后,利用信息差反过来套路卖家的行为,就让人不齿了。
据一位卖家反馈,近年来一些不良工厂利用新手卖家的不成熟,操起了一套“杀猪盘”。
工厂先在亚马逊上高价出售自家某个轻小件产品,然后利用刷单、coupon等各种手段,将产品销量在短时间内推高。
而后,再将产品大量挂到1688上出售,迅速占领该产品在1688上的坑位。
新手卖家本身对选品不敏感,更多地依赖选品工具。当这些轻小件产品销量爆炸式上涨,迅速占领品类BSR坑位的时候,数据会被选品工具抓取。
新手卖家依赖工具,以为抓到了爆款,于是又从1688上大量下单该产品,此时大部分该产品供应商都是这家工厂。
最终,卖家采购了一批本来并不热销的库存产品,而工厂通过卖家的采购,不仅补回了用于刷单的成本,还大赚了一笔,顺带清除了库存。
不过,据爆料卖家称,这样的“黑心工厂”终究是少数,大部分工厂还是脚踏实地地赚钱的。

▋“1美元”的压价,逼出跨境一个大卖家

回到最初的话题,工厂成为卖家的竞争对手,有时候也不能完全“甩锅”给工厂的短视,有些工厂是“迫不得已”,而有些工厂,则是主动选择转型。
今年以来,诸多大卖家被亚马逊封号,有些卖家预感风向不对,不仅叫停了原本向工厂下的订单,而且还企图让工厂将已经出售的产品“买回去”。

一些工厂将产品生产出来后,卖家却迟迟不肯提货。工厂只能选择向卖家收仓储费。
义乌刘先生也接到了卖家取消订单的通知。面对卖家的选择,刘先生更干脆,直接将卖家已经下单的产品挂到自己的亚马逊店铺上出售。
另一方面,一些常年饱受大卖家“压迫”的工厂,最终以“自己干”的方式,向这些曾经压榨自己的客户发起了反击。
深圳工厂主Ken,就是其中的代表。
此前,Ken给某个亚马逊大卖家供货,被压低供货价格,利润微薄,被各种借口拖延账期,还要“主动”给大卖家公司的采购人员提供回扣。
在决定断绝给该大卖家供货后,Ken利用3个月的时间,组建了自己的亚马逊团队,成为了该大卖家的竞争对手。
用Ken的话说,自己做亚马逊之后,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不用看大卖家脸色。
厦门健身器材供应商金总,则是一边给大卖家供货,一边培养自己的亚马逊团队。
金总表示,健身器材方面,供应方一直都处在强势地位,产品从来都是供不应求。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大卖家也不愿意跟工厂过不去。
而通过大卖家的采购量,金总也看到了亚马逊的潜质,因此下定决心转型。
有些跨境行业的大卖家,原先也是从工厂转型而来。
比如绿联科技。
绿联最早是给国外客户供货,面对客户压低产品价格1美元的要求,绿联深感无奈,不降价,对方放弃采购,生产出来的产品就要压箱底;降价,就毫无利润可言。
痛定思痛,绿联决定打造自己的品牌,不再做只给他人供货的工厂。一家跨境电商头部企业就此诞生。
浙江协盛和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发现自家工厂的订单80%来自于亚马逊卖家之后,于2019年7月果断注册了亚马逊账号,销售自家产品。截至2020年7月,协盛和的家纺用品店铺营收稳定在月营收10万美元左右。绍兴凡尔赛纺织品有限公司2015年开了首个亚马逊店铺,如今年销售额近9亿元。
卖家和工厂,存在一定的循环性关系。对卖家来说,可能认为“我是客户”“我有技术”“我了解市场”,工厂转型做亚马逊哪有那么容易?
事实上,卖家和工厂之间的身份,从来都不是固定的。
一位业内人士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电商运营(包括亚马逊),说白了就是卖货的,本质上干的还是销售的活。
只要干销售,那么就离不开产品本位的原理。
比如汽车销售和房产销售,4S店的销售在服务、话术体系上,比房产销售要领先不止一个档次。但事实上论赚钱能力,房产销售要远高于汽车销售。
核心问题,就在于产品价值的差异上。
做亚马逊也是类似,打造一个优质的供应链,从长远来看比钻研运营技术要有用很多。毕竟所谓的“技术”,一直都在革新,“一代版本一代神”。
纯靠运营,找工厂拿货的卖家,能够在短时间内从利润上赢过工厂,主导与工厂之间的关系,成为工厂的“上帝”。
但是一旦工厂觉醒,反过来成为卖家的竞争对手,对卖家来说这也就是最头疼,最难缠的对手。
因为工厂不缺技术,不缺产品,甚至不缺创新的灵活性,缺的只是时间去适应,去沉淀数据。
因此,对卖家来说,如何长期稳定发展自己的供应链,比任何事情都值得投入精力。最终的本质,就是深入钻研产品,挖掘每一个细节。
安克创新的成功,给予卖家最大的启发,不是怎样做创新,也不是花大价钱投入研发。而是在告诉卖家,唯有长期主义,才能走得长远。(文/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

真知灼见

跨境头条

  • 热门
  • 精选
  • 推荐

网站导航

电商平台推荐
亚马逊
eBay
Wish
北美电商平台
Etsy
Wayfair
沃尔玛
Newegg
敦煌网
overstock
Tophatter
欧洲电商平台
Cdiscount
vova
allegro
eprice
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Shopee
Qoo10
中东电商平台
Souq
noon
南亚(印度)电商平台
Daraz
Flipkart
Snapdeal
日韩电商平台
乐天
Gmarket
Coupang
雅虎日本
非洲电商平台
Jumia
俄罗斯电商平台
Joom
南美电商平台
MercadoLibre

热门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