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跨境电商平台,专注跨境卖家服务!

登录 注册

​一批卖家抢着清退店铺?亚马逊二审账号从抢手到烫手,背后是什么?

蓝海亿观网2021年09月22日

“今年如果不做亚马逊,我还是挺有钱的。”

去年,在暴富神话刺激下,许多卖家突击式进入亚马逊,土木工程师、金融业务员、菜贩子一窝蜂涌入。

一年后的今天,似乎涌现出一波“店铺清退潮”。

不少卖家开始各个渠道里出售账号。

一位卖家贴出售号通告,美国站19年老号,历史出单1万+,4.1星,库存绩效892,随时看号,价格从优。

另一位卖家则正在出售2020年2月注册的账号,过了美国站二审,以FBA发货模式出了1900+多个订单。

更难得的是,该账号过了玩具类目审核,仓储无限制。如果后期需要法人验证,卖家也可以随时配合验证。

在往年,过了二审的账号是十分“金贵”。

去年1月开始,亚马逊二审账号水涨船高,到了2020年6-7月,一些过了二审的所谓“优质账号”,被服务商要价要到了6万元以上。

如今,形势大变,许多卖家急匆匆地想转让掉自己手上的二审账号(店铺)。

不少卖家反馈,近几个月来,在很多跨境电商交流群里都能看到转让亚马逊店铺的信息。去年,店铺很“抢手”,但今年似乎变得“烫手”了,许多卖家都急于出手。

一批卖家纷纷出手店铺,除了受封号潮的影响,还有一个原因是,亚马逊的流量呈现明显的下滑,且变得越来越贵。

一位卖家反馈,6月中下旬开始,流量就呈现明显下滑,几个原本表现不错的listing销量纷纷腰斩。此前广告组一天能花2000多美元,如今点击量才19个。一个原本持续出单的listing,已经持续4天没有销量。

奇怪的是,卖家用“干净”的电脑查产品排名,并没有发现明显下滑,仍在老位置。

卖家Vinne无奈表示,近期平台的整体流量在下滑,周期性也很明显,一般周一的流量会比其他时间要好。

卖家王学红称,没有其他异常情况下,主要listing的单量已经下跌了1/3。

“今年如果不做亚马逊,我还是挺有钱的。只要团队肯努力,FBA的库存就会越来越多。”资深卖家浩不无调侃地说,“每天都想把公司解散,然后自己回家慢慢等回款数钱。不解散感觉自己都收不住手。”

亚马逊持续数月流量低迷的原因,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是美国大约有26个州终止发放失业救济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大幅下降;

另一方面,亚马逊在打击违规评论的同时,对流量机制也在做一定的调整。而这一系列变故,对一些去年被过热市场吸引而入局的卖家影响甚大。

一位卖家反馈,前公司从野心勃勃想要扩张,到万不得已地裁员,只经历不到五个月的时间。

公司此前给亚马逊卖家供货一年多,见到该卖家做得不错,就忍不住在2020年11月开始自己开亚马逊店铺了。

当时,将运营团队分为精品组和铺货组。

精品组一直以来都是3-4个人的小团队,不温不火。但是铺货组抢占到一些先机,前期起量很快。

铺货组将现有产品分配给组员,让其挨个上架。只要某个产品销量起来,就将该产品分配给组里其他运营人员一起去“铺”链接。

按照公司逻辑,让小类目里多一些自己的产品链接,便能够抢到更大的市场份额。前期确实也起到了一定效果。

由于大量低价链接涌入,甚至逼得同类目的Top卖家有时不得不降价。

2020年,铺货组“捷报频传”,让老板信心大振,在收官年会上,老板明确表态,2021年要扩大规模。在奖金、抽奖等一系列福利的麻醉下,鲜少有人发现危机。

2021年3月份,春节假期刚过,公司包下了所在办公大楼一整层的办公室,并完成了精装。铺货组同事其喜洋洋地搬进新办公室,而精品组的仍然留在原来的小办公室中。

公司也开始紧锣密鼓地招聘,并开启了“铺货二组”,开始投入更多的产品,期望如2020年那般,利用模式优势,创造更多更大的“奇迹”。

今年五月,亚马逊开始大规模封号。

六月,公司订单直线下滑。此前铺了众多链接,发了许多货物,如今都成了积压库存。加上内部存在价格战,每个产品的利润都很微薄,导致资金周转困难,甚至工资都拖了大半个月才发,老板终于有了危机意识。

七月开始,公司进行裁员,七月底大部分运营人员都离职了,原本包下一整层的办公室也退了,撤回了原来的小办公室。

虽然公司没有倒闭,仍然在尝试新的路(比如开始重视精品运营)。

平台整体流量的下滑,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一些讨巧的运营模式,也可能为企业带来一时的利润。但是无论是做任何平台,产品力永远都是第一生产力。

比如上述这家公司有自己的生产线,如果从一开始就做好市调,好好打磨产品,重头放在精品运营上,或许不会走这么多的弯路。

在亚马逊上,做好产品和做好listing并不冲突,但是一定要分清主次。

美国本土买家更关注产品,而中国卖家普遍更在意listing好坏。造成的结果就是前者做着做着,就做成了口碑和品牌;而后者做着做着,就成了铺货卖家。

尤其是大封号之后,亚马逊上中国卖家在Top卖家中的占比呈现下滑。

持续数月的封号中,中国卖家被封号多少,损失多少,亚马逊从来没有披露官方数据。

深圳市跨境电商协会的预计数据,5万多个账号被封,涉冻结资金超过1000亿元。

不过,近日,马逊全球副总裁Cindy Tai(戴竫斐)披露,中国卖家被封号数量实际上只有600个品牌,约3000个卖家账号。

戴竫斐解释称,此轮封号并非针对中国卖家,且中国卖家在亚马逊上的销售占比也并未受到影响。

然而,根据上文Marketplace Pulse的数据,我们明显看到中国卖家在亚马逊全球站点的Top卖家占比下降了2%,这其中还包括了除北美以外的其他站点稳定甚至有增长的情况。

其实,从中国卖家近年来在亚马逊上的占比、影响力来看,亚马逊开启对中国卖家的“规范”和“矫正”,确实是“收益最快”、“效果最好”的举动。

一方面,中国卖家近年来在亚马逊各个站点中的占比逐年上升。在一些站点里,已经超过了本土卖家,成为最主要的卖家群体。

比如法国站、意大利站、加拿大站、墨西哥站等站点。

在亚马逊新增卖家当中,中国卖家的比重也在逐年上升,2020年借助疫情趋势,平均占比超过了50%。

随着中国卖家在亚马逊平台上的占比越来越高,其对亚马逊的生态产生的影响非同小可。

而亚马逊此番封号的理由:虚假评论,运用得最“肆无忌惮”的也是中国卖家。想要“肃清平台风气”,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拿中国卖家开刀”,“杀鸡儆猴”。

效果也是立竿见影,从4月底持续至今的大封号,虽然主要拿大卖家“开刀”,但至今行业中对“刷单”“测评”等行为已经避之不及。

运营人员应聘中,原本属于“优势资源”的“自带测评资源”,如今也成了劣势。

最保守估计,在2021年结束前,这股风气还将持续下去,对净化平台生态来说,确实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另一方面,安迪·杰西作为亚马逊新任CEO,一上台之后就面临严峻的形势:疫情缓解,亚马逊平台GMV增速、估值等呈现下滑趋势。

为了拉高股价,增加亚马逊的收益,“适时”对头部卖家“下刀”,能够起到一石二鸟的作用:首先是甩锅,将亚马逊增速放缓、估值下滑的原因归结于头部卖家存在虚假评论。

其次是能够从此次封号事件中,捞取一些切实的利益,比如头部卖家被封号后,空出来的市场蛋糕,比如那些“进退维谷”不得不弃置的中国制造产品等等。

当然,上述这些观点,并未得到官方证实,而是总结于业内人士的观点,是否采信,需要卖家朋友们自行判断。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合规经营、产品为王,将会是运营亚马逊店铺的主流趋势。

但愿各位卖家朋友们,能够有所收获。黑五网一临近,祝各位卖家们旺季大卖。(注:本文提及的所有卖家均为化名)(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

真知灼见

跨境头条

  • 热门
  • 精选
  • 推荐

网站导航

电商平台推荐
亚马逊
eBay
Wish
北美电商平台
Etsy
Wayfair
沃尔玛
Newegg
敦煌网
overstock
Tophatter
欧洲电商平台
Cdiscount
vova
allegro
eprice
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Shopee
Qoo10
中东电商平台
Souq
noon
南亚(印度)电商平台
Daraz
Flipkart
Snapdeal
日韩电商平台
乐天
Gmarket
Coupang
雅虎日本
非洲电商平台
Jumia
俄罗斯电商平台
Joom
南美电商平台
MercadoLibre

热门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