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跨境电商平台,专注跨境卖家服务!

登录 注册

被禁1年后,日出1万单的大卖Shein重返印度,ClubFactory被迫转战欧洲

蓝海亿观网2021年09月13日

去年6月底,印度禁用了一批中国App,企业微信、百度、照片编辑软件“Cut Cut”等在被禁之列。最让我们跨境电商行业关注的是,在印度攻城略地的电商平台Club Factory和Shein也被禁了。 最“冤”的当属Club Factory。

去年6月底,印度禁用了一批中国App,企业微信、百度、照片编辑软件“Cut Cut”等在被禁之列。

最让我们跨境电商行业关注的是,在印度攻城略地的电商平台Club Factory和Shein也被禁了

最“冤”的当属Club Factory。

在被关停的时候,Club Factory已成为印度第三大电商平台,仅次于亚马逊和沃尔玛的Flipkart。

如果不是被突然封禁,Club Factory有望啃下更多蛋糕,剑指亚马逊印度站的位置。 

从2016 年年末正式进入印度市场,到 2019 年不到三年的时间,Club Factory月活用户突破 1 亿。积累到这个用户数量,印度曾经的最大本土电商平台 Flipkart 花了将近 10 年

两相对比,差异明显。

Club Factory之所以如此神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脱胎于专门抓取爆款产品的工具——爆款易。

斯坦福毕业生李嘉伦和楼云做出来的爆款易,专门抓取eBay、亚马逊、速卖通、Wish等平台上的爆款产品,为卖家提供选品数据。

看到卖家使用自己的工具爆单频频,手握大数据的李嘉伦和楼云按捺不住了,自己做出了一个面向消费者的卖货平台,那就是Club Factory。

印度消费者登录Club Factory后,看到看到的商品,从图片、标题到尺寸、详情介绍等信息全部由计算机和算法生成

这跟亚马逊卖家手动创建listing,上传图片和撰写描述不同。

顾客在Club Factory下单后,系统会自动匹配出能够出货的供应商,并通过面料、款式等关键信息自动筛选,挑选出性价比最高、价格最优惠的产品

中国供应商接到订单后,将商品从仓库调出,打包到Club Factory的集货仓,再由其安排物流配送到印度消费者手中。

与其说Club Factory是一个电商平台,不如说它是一个智能供货平台。

就是一个这样快速生长的前景光明的平台,被印度政府一声令下,不得不关停了,到目前为止,尚未有解封的迹象。

对印度市场原本抱有巨大期望的李嘉伦和楼云,心有余悸,不得不放弃印度市场,将目光转向了欧洲市场。

从封禁后的三个月内,其团队在欧洲的App下载量和售出商品件数迅速上升。其中,在英国下载量排名前三,在德国、法国也排到前十名以内。

由此看来,对于已经智能化、数据化的电商玩家来说,只要“内核”还在,即便暂时失去了一大块市场,依然可以在其他地方收复“失去的地盘”。

与之相比的是,时尚电商巨头Shein依然顽强地盯着印度市场。

虽然App依然未被解禁,但Shein采用了“曲线救国”的方式重返印度。

6月, Shein通过在亚马逊的开店形式“重返”印度,在Prime Day期间,力推Shein的品牌产品。这意味着,至少在中短期内,中国电商公司一般无法通过独立的形式在印度市场攻城略地了,只能暂时“栖居”在大平台上,姑且先做一个“个体户”。

 

Shein“回归”印度,是有市场基础的,也正是这一基础,让其无法放弃这块肥美蛋糕。

早在2020年7月,Shein宣布暂别印度市场之前,其印度市场移动端下载量突破500万,拥有100多万日活用户,每天订单数量超过1万笔

Shein在印度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在被“封杀”的一年时间里,大批印度粉丝在其账号下留言,希望其能重返印度

当Shein宣布要跟亚马逊合作,在Prime Day期间“重返”印度的时候,其拥趸在“惊喜”之余,还无不担心地询问,是仅在Prime Day期间短暂“重返”,还是从此常驻。

可以说,Shein与亚马逊的此次联手,对双方来说是一次双赢。

不过,印度市场依然还是那种调性。Shein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它的回归,又引起了印度同行卖家的恐慌。

亚马逊印度站收到请愿(应该是一批眼红的印度卖家),被要求禁止销售Shein的产品,理由是“Shein产品销售存在泄漏印度消费者个人数据的风险“。

结果,德里高等法院发出相关指令,要求暂停Shein在亚马逊印度Prime Day活动中的销售计划。

目前, Shein印度官网依旧无法访问。

这意味着印度市场虽然很好,但中国电商要重返该市场,依然还面临许多困难。

在 Shein缺席的时候,印度许多时尚电商网站欣喜地打扫着强者留下的战场,并由此大受其益。

比如,时尚电商平台Myntra(归属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在Shein退出之后,成为印度下载量最高的垂直电商App,截止2020年底,Myntra的App每月活跃用户数达到3000万。

非常“迷人”的是,其活跃用户一半是女性。女性是时尚类目最大的消费人群,且复购率和客单价都很高。

Myntra每位用户平均逛平台时间达到20分钟,每日时尚信息浏览量约3000万人次。在一次促销活动中,Myntra宣称向全国420万客户,卖出了1800万件产品

除了Myntra,ROMWE、Ajio、Dresslily等印度本土时尚电商平台也得到了许多好处。

ROMWE的品牌口号是“From Runway to Realway“,最接近Shein的购物体验。它的优势是商品价格、物流的配送价格都比较便宜。

Ajio则打着“印度本土制造”的旗帜,吸引了不少支持印度国货的消费者。除了服装,还销售各类鞋子和配饰。

Dresslily与Shein有部分产品重叠,但大多数产品的基调都是复古类,首单7折优惠,还有额外的优惠券。 在清仓和季末的时候,平时要花1300卢比的东西,可以用300卢比就能买到。

这些印度电商平台,都在中国同行被打压的过程中迅速受益和壮大。

不然,即便Shein 、Club Factory缺席,它们依然面临各种拥有“中国因子”平台的竞争。

东南亚“小霸王”Shopee就是其中一个。

路透社8月30日称,Shopee已经在印度开始招募卖家入驻。

(图源:Shopee 官网招商)

不过,目前尚未看到其印度站点开通,但是依照近期Shopee的扩张步伐来看,进军印度站可能性还是不小的。

2月份,Shopee在墨西哥上线了购物APP,6月份分别在智利和哥伦比亚上线了网站端。在更早的2020年10月份,Shopee就上线了巴西站,开拓了东南亚6国+中国台湾这7个主战场之外的新战场。

今年Shopee近乎击穿了整个拉美市场,新市场的份额还没“吃透”,转头又迈入印度。归根到底,还是印度庞大的市场份额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Shopee摩拳擦掌,但依然会遭到印度政府的“贴完管控”

因为即便“头铁”的亚马逊,在印度也低头了。

据路透社报道,近日印度最高法裁定,亚马逊及FlipKart必须接受当地的反垄断调查。

一直以来,亚马逊和FlipKart两大美国背景的平台,也一直在为此事“抗争”。如今,最高法裁定下来后,这两家“头铁”的平台也只能表示愿意配合调查。

亚马逊在印度市场的投入巨大。

2021年2月份数据显示,亚马逊在印度的投入已经超过60亿,比原定的40亿美元还要高出20亿。

亚马逊对印度市场,就像是美女倒追帅哥一般。既舍不得放弃,又“拉不下面子”。一面在深入布局,一面对反垄断调查各种反抗试探。

最终,还是不得不“乖乖低头”,表示愿意配合调查。

▌印度市场有何吸引力?

对平台方来说,印度确实是一块诱人的大蛋糕。

有近14亿的人口,几乎媲美中国市场。

亚马逊何尝不想进入中国市场?奈何国内电商体系成熟,早已占据了消费者的心智,淘系、京东、拼多多筑起的城墙,亚马逊泼不进一滴水。

印度却不同。

印度的电商市场发展近乎一片空白。少数本土平台如FlipKart、Snapdeal等,碍于技术缘故,对市场的开拓能力不足。

FlipKart被沃尔玛收购之后,才勉强登上印度电商第二的位置。还曾被来自中国的非标品电商平台Club Factory穷追猛打,险些被翻盘。

若非2020年的中国APP封禁事件,FlipKart地位恐难保。

在这样的情况下,“外来大户”亚马逊,顺理成章地坐上了印度电商第一的宝座。加上颇具竞争力的中国APP被清除出印度市场,亚马逊在印度只会更加如鱼得水。

(图为:2020年印度市场电商平台月访问量及排名)

早在2020年底,亚马逊和FlipKart就都曾发表过相似言论:2021年,印度电商市场或将迎来有一次大爆发。

根据Forrester Research数据显示,印度电商市场2020年GMV大概在525亿美元左右。

而eMarketer最新数据则显示,2021年印度电商市场预计将达到675.3亿美元。

(图为:eMarket 2020年印度电商市场报告)

疫情之下,印度线上消费也呈现激增的情况:

●对于低价产品的需求更甚;

●线上消费群体呈现激增态势;

●新增用户中,大部分来自二三线城市。

据Statista预计,今年印度互联网普及率能够达到45%左右,也就是说互联网用户将达到6.3亿。其中16-64岁的用户当中,智能手机普及率高达96%,移动电商将成为GMV的主要贡献渠道。

更重要的是,印度市场,是个年轻的市场。

14亿人口中,15-34岁的年轻人口高达8.5亿。

拿中国人口结构做对比,有一个相近的数字:2021年,中国15-59岁人口占比63.35%,约8.94亿。

数字接近,但意义完全不同,印度这8.5亿人口,将在未来25年里继续充当生产力,中流砥柱,也是最重要的消费群体。但中国的部分人,已经步入消费晚期了。

不可否认的是,全球消费市场,都在讨好年轻人。

反过来说:年轻人也最容易讨好,最容易冲动消费。

看看印度,我们一直在说印度人追求性价比,这没有错。东西肯定是越便宜越好(不仅印度如此,其他市场也是如此)。

可是,近年来如电竞椅、扫地机器人、手绘板高溢价产品,在印度市场的增长也是肉眼可见。(信息源:亚马逊全球开店)

(图为:亚马逊印度站电竞椅)

为了打开印度站的市场,亚马逊也是不遗余力地为卖家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在配送方面,印度站的配送成本比其他站点成本更低。

以500克标准尺寸商品为例,其他成熟站点收费在人民币30元左右,而印度站收费只需6.6元。

仓储费用方面,也更低。

仍旧以500可标准尺寸商品为例,印度站仓储费每立方英尺月费约2元,而其他成熟站点需要4.5元左右。

促销成本方面,亚马逊更是花了血本。

印度站7天秒杀和镇店之宝活动都是免费提报,而LD秒杀提报费仅需13元左右,但在其他部分成熟站点,仅秒杀提报费用就需要982-1958元左右。(信息源:亚马逊全球开店)

可以说,以亚马逊为首的一众巨头平台,对印度市场早就垂涎不已。

早在印度封杀中国APP之前,各个科技大佬就已经纷纷向这个大市场布局。

亚马逊前后投入60多亿美元在印度市场不说,2020年7月,谷歌向印度信实工业旗下涉及电商业务的子公司Jio Platform投入了45亿美元。

Facebook更是大手笔地向Jio Platform注资57亿美元。

不甘示弱的沃尔玛,也继续向已经收购的子公司FlipKart融资12亿美元。

就在近期,FlipKart还获得了一笔36亿美元的新融资。

Club Factory、Shein、Banggood等一批中国电商APP退出印度市场后,这些科技巨头毫不犹豫地对空出来的市场鲸吞蚕食。

▌平台垂涎的印度市场,卖家适不适合进入?

平台方对印度市场固然是垂涎,主要是看中其市场潜力。但实际上,作为卖家要考虑的问题也不少。

优质的卖家,比如以卖家身份在亚马逊平台上出售产品的Shein,严格意义上来说,在印度已经打造出了自己的品牌,与普通卖家不同,能够借到的“势”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中小卖家,还是需要从以下几方面去考虑:

●平台自营不得入局,政策方面利好卖家

从2019年开始,印度政府就明确禁止电商平台销售自营产品,比如“臭名昭著”的亚马逊自营Amazon Basic,在印度市场就走不通。

为此,亚马逊以及FlipKart都曾尝试过入股印度当地的卖家,借助第三方势力销售自营产品。

但是,印度在相关政策上还有一条限制,本土公司如果被平台持有股份,就不得在平台上销售产品;公司收益25%以上来自某个平台,那么接下来该公司就禁止在该平台上销售产品;公司的产品被某个平台“管控”了,那么公司也不得在该平台上销售产品。

两条限制下来,几乎“踢瘸了”平台自营跟卖家竞争的腿。

做亚马逊的卖家,大有“天下苦亚马逊自营久已”的深刻体会,在印度市场杜绝平台自营参与竞争,这样的市场环境卖家是否喜欢,无需赘言。

从这点来看,印度市场对第三方卖家是利好的。

不过政策再利好,也要看看现实情况。如果以下几个问题解决不了,印度市场的美好蛋糕,就只能是镜花水月。

●物流问题

今年8月中旬,莫迪宣布将投入约1.5万亿美元在基建上,重点放在物流建设上。目标是在2022年,将物流成本占据GDP的比重,从14%降到10%以下。

印度物流高度碎片化,已经是共识了,也是制约印度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作为平台卖家,使用平台物流还好,但是如果做自发货,那么物流成本就是卖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空口说可能感受不那么强烈,咱们放张图来看看,印度这个“公路里程世界第一”的国家,其公路情况如何。

(图为:印度“公路”情况 来源:百度图片)

(印度“神牛”,众生要为其“让路”)

简而言之,如果卖家要进入印度市场,最好还是将物流交给平台,这样至少物流效率再差,责任也在平台。

再有就是支付问题。

同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印度目前线上支付也是以货到付款(Cash on delivery),据36氪信息显示,COD占据印度线上交易支付方式的60%-65%的比重。

COD模式,带来的支付问题,也不仅仅是支付问题,还有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比如上文提到的物流问题,与COD问题一结合,表现就是签收率低,退货率高。据悉,亚马逊印度站卖家的平均退货率高达25%,是其他站点不能比拟的。

仅从COD模式来看,还涉及到了回款问题。因为消费者是现金支付,这笔钱首先会通过快递小哥的手,回到物流公司,再到平台。

环节增加了,工作量增加,不可控因素也增加了。

●印度疫情防控不利

从官方数据来看,印度目前累计确诊超过3000万,累积死亡超过40万人。

但是这层“体面”的背后,是印度广大下层人民被“抛弃”“无视”“未能检测”的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进入印度市场,需要谨慎考虑。

▌背离政策的“民意”,中企对印度影响深刻

据《印度时报》报道,今年印度排名前60的APP中,至少有8个是“中国血统”,这8款APP每月总活跃用户超过了2.11亿。

当然,这几款APP都对自己进行了不同程度的“伪装”。

而在2020年7月,中国APP在印度被全面封杀之前,100多款APP的总用户数量也不过9600多万。

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印度使用中国APP的人数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新增了1.15亿。

是应该说,中国互联网企业“摸透了”印度人民的喜好?还是印度人民“忘性”强?

其实从Shein暂别印度市场,在印度却仍然有不俗的影响力就能看出,大多数印度消费者可能会被一时的情绪影响,但对以Shein为首的中国APP喜爱也是真的。

再入手机市场,眼下小米、OV以及OPPO旗下子品牌RealMe,占据了印度手机市场份额的80%以上,一旦真的抵制“中国制造”,印度的线上经济必然会受到严重影响。

如此看来,这样“口不对心”“口是心非”“口嫌体直”的抵制,面临“破产”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如今各大电商平台纷纷布局印度市场,作为卖家的你是否心动?欢迎留言告诉我们。(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

真知灼见

跨境头条

  • 热门
  • 精选
  • 推荐

网站导航

电商平台推荐
亚马逊
eBay
Wish
北美电商平台
Etsy
Wayfair
沃尔玛
Newegg
敦煌网
overstock
Tophatter
欧洲电商平台
Cdiscount
vova
allegro
eprice
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Shopee
Qoo10
中东电商平台
Souq
noon
南亚(印度)电商平台
Daraz
Flipkart
Snapdeal
日韩电商平台
乐天
Gmarket
Coupang
雅虎日本
非洲电商平台
Jumia
俄罗斯电商平台
Joom
南美电商平台
MercadoLibre

热门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