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今年销量大跌,工厂杀猪盘“套路”卖家,亚马逊搜索惊现故障

近期以来,卖家和供应商的日子都不好过。
相比2020年火爆情景,今年似乎冷清了很多,尤其是近两个月来,许多卖家发现销量、流量似乎都在减少。(文末扫码,入精英卖家交流群)
稍微好一点的,销量减少了20%-30%,严重一点的销量近乎“腰斩
一些卖家表示,“ 价格战打到骨折了,销量依然掉得非常厉害!”
不仅亚马逊平台销量下跌,速卖通、eBay、沃尔玛、Wish等平台的单量也在下跌。
深圳一位服装类目卖家更是直言,原本一天近100单的销量,在进入五月之后,直线掉到只剩下不到20单,直降80%。
一位厨具卖家也反馈,销量从4月就开始下滑,进入5月之后下降趋势更为明显。再这样降下去,恐怕很快就要没有订单了。
一位深圳卖家表示,去年躺着赚钱的类目,今年舒服日子一去不复返,大量卖家涌入,开启了“为美国人民做慈善”的价格战,不得不也跟着打起了价格战。
除了价格战亚马逊系统最近出现的Bug大批卖家产品消失在搜索结果
一位卖家透露,后台显示产品可售,无任何异常,但在前端页面查看时,发现将近一半的SKU无法显示。即便用“关键词+ASIN”搜索,也只能找到部分产品链接,而大部分却消失了。
有些卖家有许多变体,但只能显示其中一两个。有一个卖家更冤枉,一款产品一直在第一页,但随着系统Bug的出现,产品链接消失了,用“ASIN+关键词”搜索,连查多页,依然无法显示。
这样一来,订单量也跟着锐减。
亚马逊客服最终承认了系统出现问题。系统暂时出问题可以修复,今年的大环境来看,行情确实不如2020年了
厦门3C卖家李先生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透露,2020年许多卖家的净利润率提升得非常多,比如遨森上半年的净利润率同比上涨20倍,但营业收入仅仅上涨2倍。
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确实是海外线上购物热潮,推高了跨境电商的热度;另一方面,也因为疫情影响,物流阻碍大,许多卖家无论怎样提前备货,都无法赶上上架时间。
因此,一些卖家减少了备货量,转而销售已有库存。
库存清空了,但是备货量却相较往年减少了,这就导致了卖家的营业额看似增长不多,但净利润却增长了不少。(遨森财报)
2020年的“火爆”情况,让许多卖家错误地估计了2021年的销量,从而误地估计了备货量。
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造成库存积压。雪上加霜的是,亚马逊出台新的库容限制新政策,解除ASIN级限制,转而根据销量情况,限制整个店铺的库存总量。 
在此情况下,许多卖家不得不精简ASIN数量,将销量差的SKU剔除。
卖家滞销供应商四处托人库存
销量下滑,亚马逊店铺级地限制总库存量,物流成本增加,以及最近大卖家遭遇封号,卖家不得不减少备货,导致卖家与供应商的关系一下子变得紧张了。
浙江一位供应商反馈,某个信誉一直很好的跨境电商客户,最近两个月已经开始出现拖延账期的情况。深圳一位供应商反馈,亚马逊库容限制新政出来之后,有好一些卖家直接暂停了年前已经定下的订单需要等待通知再进行生产。
有一些生产周期比较长、年后就开始生产的订单被叫停,导致大量半成品堆积在仓库,钱又没办法收回来,许多供应商的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
一些供应商原本为深圳的一些超级大卖家企业供货,然而,最近这些大卖家主账号被亚马逊关闭之后,销量受到了影响,无法消化其大量库存。
在此情况下,这些供应商只能找其他出路,四处托人销库存。

 (图:某卖家群聊天截图)
原来,一位卖家在其公众号报道了某个大卖被封号的消息。随即,这位该大卖家对其进行了投诉。未曾想,这位大卖家的供应商现在找到该卖家,希望其能够帮销库存。
这一定程度上坐实了其困境。
 供应商Sunny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反馈,今年跨境电商客户采购的总量大大低于预期,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左右。
目前Sunny最担心的是,这些大卖家的账号可能会遇到安全问题,这很可能会进一步减少她们今年的订单量。
“不过,我们的客户都是择优合作,目前没有出现拖延货款的情况。因此我们暂时也没有向客户提价的打算。”Sunny表示,她们现在资金情况还算乐观。
厦门健身器材供应商金先生也向《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透露,订单从三月份开始就有所放缓,主要是以亚马逊为主的跨境电商平台流量似乎有所下滑,从而导致卖家订单需求减少。

 ▌供应商收库存仓储费,没收定金,甚至操起“杀猪盘”

对部分跨境电商供应商来说,如今是“最黑暗”的时期。尤其是近期金属、面料等原料大规模涨价,已经让他们的利润变薄。
如今又遇卖家销量锐减,同时拖延账期,让许多供应商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不得不对卖家“下手”。
一位深圳供应商反馈,目前有数个跨境电商卖家的货已经生产完毕,但由于他们的订单骤减,资金周转有问题,因此拖延了账期。
这位供应商则告诉卖家,两个月内无法提货,就要开始收仓储费,要么就要没收定金。
东莞一位服装供应商则表示,近期他们已经提高了供货价格。原本一件30元的女装,现在供货价格提升到了33元,涨价幅度10%,即便如此,也无法抵消近段时间的损失。
广州供应商梁先生则表示,他们已经将部分跨境电商卖家列入黑名单。由于梁先生供货的品类在市场需求量大,不愁没有客户,因此大多数时候他们极少接受客户拖延账期的要求。
相比之下,另一些供应商做法更直接。
义乌供应商刘先生,在跨境电商客户告知要暂停订单之后,刘先生直接取消了所有订单。之后,刘先生在自己的亚马逊店铺上以成本价销售已经生产的产品,直接成为卖家竞争对手。
据刘先生反馈,他的灵感来自另一些供应商的“杀猪盘”套路。这些供应商利用亚马逊新手卖家出单心切的弱点,“套路”了一波卖家。
这些供应商在亚马逊上高价挂出自家工厂生产的轻小件产品,然后利用各种“灰色”手段比如刷单,将产品的销量推上去。
然后,供应商在1688等选品网站上利用多店铺,大批量出售这些轻小件产品。
此时,卖家们通过*S、*精灵等辅助选品的工具寻找产品。这些工具很快就抓到了这个快速增长的产品。
这些新手卖家本身不太具备选品能力,倾向于依赖选品工具,因此自然而然地选择了这些高溢价、轻小件的产品。
随后,卖家在1688上搜索这些产品,搜索到了之后直接下单。而1688上出售该产品的店铺大多数是这些供应商的,因此无论卖家从哪个店铺下单,最后订单都会落入这些供应商手中。
最终的结果是,这些卖家采购了一批库存,大量积压在亚马逊FBA仓库,最终不得不亏本清仓。
不过,刘先生也表示,这是个别供应商的短视做法,大部分供应商都是规规矩矩,做诚信生意的。刘先生之所以成为客户的竞争对手,也是迫于无奈。倘若客户不暂停已生产的订单,刘先生也不愿意撕破脸面。
结语:近期的卖家销量下滑明显,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只要其中一两个环节稍微松动,相信再过一阵子,情况应该有所改观。(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文末扫码入跨境电商精英卖家流群,对接跨境电商优质资源。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