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真实案件:卖家被Wish罚款2000万,辛苦多年,负债累累?

天眼查信息中一则关于“Wish卖家被罚巨款”的案件,再次引起许多人的注意。

该案件中,卖家刘某被Wish罚款超过两千万,账号资金被扣,却投诉无门,最终选择起诉Wish子公司——上海薇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薇仕公司辩称,公司并非Wish平台的直接责任人,也非Wish平台的实际经营者和管理者,因此不适用本案被告。

最终,法院判刘某败诉,支付案件诉讼费。刘某不服审判,提起二审诉讼,亦被法院驳回。

 

 

(图源:爱企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书)

事情经过

刘某于2016年注册成为Wish卖家。

2018年,Wish平台擅自对刘某出售的产品进行加价出售,销售成功后,加价部分被平台据为己有。同时,刘某仍需以加价后的出售价的15%向平台支付销售佣金。(文末扫码,精英卖家交流群)

2018年圣诞节前,正处在销售旺季,刘某的店铺积累了大量的货款。就在12月13日当天,Wish平台在提取了刘某店铺的销售佣金后,“在产品中检测到不适合的内容”为由,查封了刘某的店铺,并对刘某处以约344.17万美元的罚款,折合人民币高达2400多万元。

彼时,刘某账户中有约42.16万美元的货款尚未结算,折合人民币约282.49万元,这部分货款被Wish扣留至今。

随后,刘某申诉无门,最终选择到法院起诉Wish在上海的子公司——上海薇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该案件以实例告诉各位Wish卖家,Wish如今是一个美国公司,其创始人和直接责任人是个美国华裔及其海外合伙人,并非中国公民。因此,卖家跟Wish平台的直接纠纷,只能在美国诉讼,直接起诉Wish平台。在国内起诉为Wish平台服务的子公司,大概率是不会成功的。

Wish“罚款成瘾”?

其实Wish以各种理由开出天价罚款,从而达到占用卖家账户资金目的的做法,在业内已经声名狼藉。

一位服饰类卖家反馈,他从2016年开始做Wish,刚好赶上Wish流量增长最迅速的时候。尽管平台出售的产品利润不高,但体量增长十分迅猛,于是卖家就投入了大部分精力在Wish平台上,并聘用了15名Wish店铺运营人员。

最巅峰的时候,该卖家某个单品排名一直在平台前100名,日销量在1000-1500单之间。通过一年多的努力,卖家于2018年初,在Wish账户上积累了230万元人民币的货款。

2018年开始,Wish陆续上了许多罚款政策,起初卖家并未在意。未曾想,Wish的这些罚款条例越来越离谱,导致卖家账户上的资金因为被各种罚款一路下滑,2018年初还有230万元人民币的货款,到了年底只剩下不到40万元。刨除人工费用,卖家已经呈现亏损,不得不在2018年底解散Wish团队。

当初为了做Wish平台,卖家在刚刚买完房的情况下,又向银行贷款了100多万元。经过两年的奋斗,卖家欠银行的100多万元还不上,只能将房子挂牌出售,以偿还向银行借贷的贷款。(信息源:跨境眼

另一刘姓卖家反馈,2020年,他的公司在Wish平台上亏损至少一百万,每个月都净亏损10-20万。其中2020年10-12月,平台罚款尤为猖狂,一直到今年3月份才稍微消停一会儿。

该卖家表示,去年浪费了一整年的时间,结果亏得血本无归。

 

(卖家留言)

2020年9月份,有一位Wish卖家发表了公开信,控诉Wish“七宗罪”,其中提到了,从2020年4月份开始,Wish以“对客户不诚实”为由,暂扣了大量卖家的货款。据公开信称,被Wish暂扣的卖家货款高达500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