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几百万个SKU惹得祸?上市9年,跨境通市值仅为安克的1/8

2020年,注定是一个不平之年。世界上发生了很多故事,而每一个故事,又演绎着不同的悲喜。跨境电商行业的故事,今年也非常多。

作为跨境电商顶级头部公司跨境通和安克创新(Anker),则是故事的重要主角。

在本文中,《蓝海亿观网egainnews.com》着重探讨几个问题:

1. 跨境通比安克早上市9年,但市值为何仅为其八分之一?

2. 跨境通的营收额是安克的几倍,为何利润远不如它?

3. 几百万个SKU的跨境通,对比精品模式的安克有何不同?

(文末扫码,入精英卖家群)

1跨境通几倍于安克的营收额,但利润却远不如安克

今年8月,安克创新(Anker)独立上市,一时风头无两,在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市值就超过了已经上市多年的跨境电商老大哥跨境通。

跨境通于2011年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比安克早了9年,但市值仅为它的1/8。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后起之秀的安克,被业内人士视为真正意义上的跨境电商第一股。

跨境通于2011年上市,发行价为25.80元/股,安克则在2020年8月上市,发行价为66.32元/股

总体而言,双方的发行价都是几十元,相差不是很大。

然而,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双方的股价差距立显。

截止11月5日,安克创新股价暴涨到183元/股,跨境通股价仅为6.18元/股。与此同时,双方的总市值也出现了巨大差异,分别为743.76亿元与96.29亿。

大约为8倍的差距!

虽说两家公司分属于中小板与创业板,机制有所不同,股价直接对比或许不太恰当,但双方总市值的比较,依然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文末扫码,入精英卖家群)

2

同为头部跨境电商巨头,都深耕行业多年,为何彼此之间有如此天壤之别?

它们的发展路径有何不同,模式有哪些差异?

或许,我们从2018年至2019年的营业数据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2018年,跨境通营业收入为215.34亿元,净利润为6.23亿元。

相比之下,安克创新的营业收入仅为52.32亿元,不到跨境通的四分之一,但净利润达到了4.27亿元,已相对接近跨境通。

这意味着安克的规模小很多,但盈利能力却非常强。

到了2019年,差距立显。跨境通营业收入暴跌到178.74亿元,而利润直接从正变为负,巨亏26.86亿元。

据跨境通财报显示,其巨额亏损,可能是因备货过量,旺季销售不当导致。

而此时,安克依然保持着稳健的风格。

2019年上半年,安克营业收入约为28.33亿元,净利润达到了2.56亿元。

全年亏损近27亿,与半年盈利2.56亿,有着天壤之别。

由于安克在2019年并未上市,其招股说明书只披露了半年数据。然而,即便半年数据,也可以反映出其强大的盈利能力。

当时间拉到2020年第三季度,更加戏剧化的事情发生了。

安克第三季度营收约24.9亿元,利润约为2.56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的利润也是2.56亿元!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安克在盈利的道路上狂飙突进,其一个季度,即短短三个月的利润,达到了2019年半年的利润。

相比之下,跨境通要平淡很多。2020年第三季度,跨境通营收38.92亿,利润为1.00亿。

跨境通以其大刀阔斧去库存的能力,终于使自己从亏损27亿变为盈利1个亿,也实属不易。

安克第三季度财报:

 

跨境通第三季度财报:

3

精品模式与铺货模式,谁更吃香?

模式上来看,两家公司走的是截然不同的道路,具体从产品、库存状况,可略知一二。

●安克主营产品

安克主营产品有三类,其实都是在电子产品这个大类底下。

一是充电类,二是无线音频类,三是智能创新类。

可以明显看出,充电类是其主打产品,也是目前知名度较高的产品。近年来保持较为稳定的增长态势。

而无线音频类和智能创新类产品,虽然刚开始体量不大,但增长速度极快,及至2019年上半年,已经快要达到充电类的一半营业收入。

虽然目前安克的产品SKU数量不算少,但基本集中在这三类产品,对于品类的深耕做得比较精细。

其精品深耕模式,特点十分显著。

●跨境通主营产品

相较而言,跨境通的模式更庞杂,仅产品涉及的大类目就有十二大类。2018年底仅自营平台Gearbest的SKU数量就高达99.6万个。这个SKU数量即便跟大平台相比都显得庞大。

据相关数据显示,东南亚第一平台Shopee在2020年6月的产品SKU数量也才23万个。

看跨境通主营产品,占比最大的是母婴类产品,营收约52.6亿,占比29.42%。这应该是进口为主的产品。

其后三名,服饰类营收约22.2亿,占比12.42%;电话通讯类营收约19.1亿,占比10.7%;消费电子类营收约16.7亿,占比9.36%,总体而言差距不大。

 

跨境通的出口业务,以自营平台为主,第三方平台为辅。实际上在自营平台方面,除了Zaful、Rosegal、DressLily这些专注服饰的品牌电商外,Gearbest走的几乎属于大铺货模式。总体而言,跨境通自营平台走的是精品和铺货并行的道路。

但是问题也很明显,Gearbest在2019年底,SKU数量从99.6万个砍到剩下30.9万个,2020年上半年再度砍掉近4万个SKU。

根据其2019年财报显示,2019年造成巨大亏损的原因,是环球易购错估旺季销量,备货不当,导致库存积压,减值计提造成的账面亏损。而Gearbest又是环球易购旗下最大的自营平台,不难猜测,大铺货模式给Gearbest的经营,可能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库存压力。

●安克库存

安克2019年上半年库存商品账面余额约9.21亿元,跌价准备约5381万元,跌价后账面价值约8.67亿元。

再看其2016年到2018年的整体情况,库存账面余额增长,基本跟随营收的脚步。2019年上半年比例略大,存在一定的库存风险。

但是纵观安克的库存跌价准备,基本处于安全水准,都能控制在10%以内,最高的2019年上半年,也才5.8%,相对比较安全。

本身其三大类产品中,智能创新类产品的迭代速度会快一些,产品保值期相对较短,其他两大类,无论是充电类产品还是无线音频类产品,保值期相对长一些。

●跨境通库存

相较而言,跨境通2019年的库存情况则十分不容乐观。

其2019年期初,库存账面余额约55.7亿元,跌价准备约5.9亿元,虽然面值略高,但也在可控范围内。

及至期末,其库存账面余额增加到约55.9亿元,跌价准备却剧增至约26.9亿元,跌价近半。

从其财报中提到的信息来看,应该就是2019年初备货过量,销售情况却不佳,导致产品滞销,最终造成大量产品无法再售,只能跌价处理。

海量的SKU,巨大的库存压力。对跨境通来说,想要将每一个产品都像安克创新那样去精心打磨,几乎是不可能的。依靠大数据选出来的产品,最终还是要面对大数据背后的风险——数据十分重要,但不是万能的。

真正万能的,是透过数据去观察市场动态,最终了解市场的真实动向。

4

依靠第三方平台,还是自营网站?

有意思的是,根据数据统计,安克在亚马逊上的流量来源,有接近60%来自于站外。说明安克在社交媒体的运用上十分得心应手。

有这样的引流手段,其实对于经营独立站是十分有帮助的。但事实上,安克的主要营收,仍然以第三方平台为主。

●安克主营平台

从安克目前公布的信息中,没有明确的平台销售数据。但是我们能从一些侧面信息推断出,安克目前主要的海外销售以亚马逊平台为主。

首先,是其应收账款中,亚马逊连年位居榜首。2019年上半年,营收金额达到约1.09亿;2018年达到约1.47亿。

其次,从其库存存货可以看出一二。

安克在2016年到2019上半年,公司存货在亚马逊仓库的比重分别为52.18%、44.36%、42.97%和41.01%,均超过40%,显然其亚马逊FBA销售量应该占比不小。

不过从目前的趋势来看,安克也在逐渐减少对亚马逊的依赖,库存占比逐年下降。

安克品牌在海外知名度的传播,亚马逊平台贡献不小。但为了让品牌更健康,逐步摆脱对平台的依赖,也是为了更长远的考虑。

在自营独立站方面,安克坦言营收占比较少,没有出现在主要介绍中。

不过其自营独立站主要作用,应该是作为品牌官网运营,展示为主,销售为辅。因此,营收占比较少,也在情理之中。

●跨境通主营平台

相较而言,跨境通出口业务一开始就走以自营网站为主的路线,想要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根据其财报显示,2019年其出口业务主要由环球易购和帕拓逊两个子公司组成,营业收入合计约114.2亿元;而这其中,主要自营网站的营业收入总和约为51.6亿元,占比近半。

从跨境通2019年年报来看,以亚马逊为主要销售平台的帕拓逊,是少数维持盈利,而且利润不低的子公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经营自营网站的难度,确实要比平台销售难很多,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也大很多。

其实倒也说不上依靠平台和自营网站,哪个更好,各有各的特点。

对第三方平台的过度依靠,会存在不少不可控因素,对第三方平台的政策反应会十分敏感。

而依赖自营网站,最大的问题就是流量问题。依靠第三方平台自有流量,还能有些保证,自己经营流量,不确定性就增加了不少。

因此,在平台方面,最重要的还是选择适合自己的,适合当下的方式。

5

主攻市场,对利润率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跨境通的模式导致的一个很重要的结果,就是其在亚洲的营收占比大幅增加。而安克则依靠亚马逊,在北美和欧洲打开了不小的市场。

●安克主营市场

从安克的招股书中,我们看到其主攻市场在北美地区。

2019年1-6月,安克北美地区营收约15.47亿,占比54.74%;

欧洲地区约4.96亿,占比17.55%;

日本地区约3.59亿,占比12.70%。

以上三个地区的营收占比超过10%,北美地区占比过半。

这些地区的消费水平相对较高,利润率也有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安克在中东地区也有布局,连续三年占比都达到了9%以上。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市场,值得跨境电商卖家朋友们好好研究。

●跨境通主营市场

在市场布局方面,跨境通也表现出了与安克之间的不同。

2019年,跨境通第一大市场是亚洲地区,营收约75.01亿元,占比41.97%;

第二大市场是欧洲地区,营收约55.47亿元,占比30.47%;

第三大市场是北美地区,营收约44.44亿元,占比24.86%。

其余市场占比综合不到3%,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亚洲地区能够力压欧洲和北美,恐怕主要还是得益于进口电商,以及Zaful、Rosegal等品牌在东南亚的流行。

相较而言,亚洲地区普遍消费力低于欧美地区,属于新兴发展中市场,虽然潜力巨大,但目前的利润率无法跟欧美地区相比。从这点来看,跨境通主攻亚洲市场,对其盈利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6

产品研发投入,安克不遗余力

典型的研发型企业和典型的销售型企业,在对待研发投入上,自然也展现出了不同的态度。

●安克研发经费

研发经费上,安克的投入是不遗余力。

2016年,其在研发上投入了约1.05亿元;

2017年,投入了约2.01亿元;

2018年,投入了约2.87亿元;

2019年上半年,也投入了约1.75亿元。

 

本身安克是以产品创新作为主要卖点,在产品研发上的投入,占据了成本的很大比重。长期重视产品研发,打造质量过硬的产品,对安克在海外知名度起到决定性作用 ,形成了无形的品牌资产。

●跨境通研发经费

研发经费上,跨境通的投入相较于安克略低一些,2019年投入了约1.43亿,2018年投入了约1.2亿。

然而,从营收规模来看,跨境通体量是安克的3-5倍,而研发方面的投资不及安克,显然其比例相对较低。

但也在情理之中,跨境通主要的技术难度,在于网站维护,而非产品开发。

在研发上的投入比,最终也会反馈到员工比例。

●安克员工比例

截至2019年6月,安克的员工总数达到1350人。

其中,研发人员732人,占比54.22%;

销售人员267人,占比19.78%,排在第二位;

市场人员108人,占比8%,排在第三位。

 

研发人员的数量超过半数,显然是一家极研发的创新公司。

●跨境通员工比例

截至2019年底,跨境通总员工数量达到5224人。

其中,销售人员2312人,占比约44.26%;

技术人员850人,占比约16.27%;

供应链管理人员705人,占比约13.50%。

销售人员占近半,属于典型的销售型企业。而技术人员和供应链管理人员位列二三,都有700-800多人,这是自营网站为主流的企业特色。

无论是主流观点,还是市场观点,创新研发,似乎意味着活力和具备危机感;而专注销售,则相对来说,让人觉得企业进入了“中老年”状态,靠“吃老本”过日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创新研发的价值和溢价,往往是比较高的。而单纯的销售,相对而言价值显得没那么高。

或许,这就是两家公司在市场上被认可程度产生差距,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最后的话

对比两家公司,无意分出谁高谁低,只不过同为上市公司,同为跨境电商行业的重要榜样,两家公司走上不同的路,产生不同的结果,或许能够给中小卖家,给后进晚生一些思考和启发。

安克的“潜心修行”,不禁让人想起诸葛亮在《诫子书》中的话: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居安思危,克勤克勉,企业才能走得更长远。愿所有跨境电商的同行者共勉之。(跨境电商新媒体-蓝海亿观网egainnews)文末扫码加入跨境电商精英运营交流群,对接跨境电商优质资源。

扫描二维码,加入大卖家交流群,赚钱路上跑得快一些

50,000+卖家已加入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