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曾引发跨境电商行业震动的10亿对赌之约,近日终于“靴子落地”。

中国贸易经济仲裁庭终局裁决, 甘情操夫妇需向浔兴股份“赔偿”约10.14亿元。如逾期付款,还需每日支付利息。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甘情操夫妇为跨境电商大公司价之链的创始人,上市公司浔兴股份与其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10.1399亿元,收购甘情操等21名股东持有的价之链65%的股权。

这一收购价格非常高,但附加了一个巨额对赌协议,即在2017年至2019年三年内,价之链团队必须为母公司浔兴股份的股东创造5.1亿元的净利润。

如果未能实现这一利润目标,价之链应“赔偿”10.1399亿元。

这意味着,如果三年内的利润未能达到收购款的一半,那么,总收购款要原原本本地“还给”投资方。

“这一对赌实为庞大,具有很高的风险,但也符合‘富贵险中求,高回报必须承担高风险’的规律,”一位跨境电商分析人士透露。

“跨境通掌舵人徐佳东毕业于北大数学系,而甘情操是北大英语系毕业。北大人都对自己有很高的期许。在跨境电商行业中,他们两个人风格都是激进型的,步伐也都迈得很大,希望迅速实现功成名就的梦想。”资深跨境电商观察人士汪先生告诉《蓝海亿观网egainnews》。

”跨境通旗下的环球易购,大开大合,迅速扩张,最终导致库存滞销,拖欠供应商大量货款。同样地,甘情操从美国回来后,迅速砍掉了团队,积极换血,找资源、通关系,意图很快迅速上市,”汪先生指出。

接受高风险的10亿对赌之约,折射出甘情操夫妇为首的原价之链团队,对公司业绩增长有着高度的信心。

然而,事与愿违。

随着中美贸易战、亚马逊算法变更等内外部因素,价之链团队最终未能业绩目标,反而在三个财年累计亏损4112.43万元

依照协议,价之链创始团队必须“赔偿”母公司10.1399亿元。

在随后的时间里,双方出现一系列的争议和纠纷。最终,创始人甘情操夫妇出走海外,留下“一地鸡毛”。

“10亿赔款,甘情操夫妇基本是无法赔得了的,那么,其团队所控制的35%股份将被‘清零’,并转到母公司浔兴股份的手上。这样一来,浔兴股份就掌握了价之链100%的股权,成为单一股东,这对于价之链摆脱旧的窠臼和磕绊,实现迅速发展奠定了基础,”价之链现任总裁孙汉山告诉《蓝海亿观网egainnews》。

双方迁延数年的恩怨基本告一段落,这个结果无论对于浔兴股份,还是已经消沉多年的价之链来说,都是一个好的结果。

去年6月,在价之链行走在关键十字路口之际,跨境电商行业“老炮儿”、通拓科技前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孙汉山临危受命,接任价之链总裁之位,成为实际操盘手,并奋力扭转了颓势。

近日,孙汉山接受了《蓝海亿观网egainnews》独家专访,还原了价之链的“重生之路”。

转移店铺所有权,带走几千万库存

砍掉“裙带关系”,收回控制权

据透露,在孙汉山开始接手价之链之初,与甘情操夫妇在国内的执行人员进行交接。刚开始尚属顺利,但到了8月份,对方可能得到授意,开始反悔,并作了诸多”抵触”乃至“反抗”的动作。

包括转移价之链所有亚马逊店铺的所有权,也带走了价之链几千万库存。

虽然经受一系列的障碍,经过孙汉山等人的努力,到12月份,浔兴股份实际上已经实现对价之链100%的控制,并实现了价之链超过历史最高峰的业绩

●果断清理“裙带关系”

此前,价之链各大重要岗位上,几乎遍布了旧团队的亲友。比如,曾经的执行副总,是“小舅子”,其他副总级别的管理人员,则是“同学、朋友、亲戚”等。

得益于此,甘情操夫妇虽然人在海外,却能够对价之链的运作产生影响力。

孙汉山上任后,迅速地清退了一系列的“裙带关系户”,“小舅子”首当其冲。在10-12月之间,母公司实现了对价之链的实质掌控。

在管理架构方面,价之链也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

不设“副总”职级,实施扁平化模式。所有部门仅设总监,直接向总裁孙汉山负责。

●砍掉“累赘”,为中坚团队涨薪

据透露,表面上“裙带关系户”看似掌控各个要职,但实际上发挥最大的作用的,是一线执行运营的中层管理人员,他们都具备了实打实功力。

因此,即便清理了“高层”,对于价之链的正常运作也没有产生太大影响。

相反,实现队伍清理”之后,排除了决策执行的阻碍,对于忠心追随的中层,给予了更好的薪资待遇,让价之链的整体向心力更强。

因此,截至2020年12月,即便甘情操夫妇仍然手握35%的价之链股份,但已经无法产生任何影响力了。

接手半年,重回巅峰

作为跨境电商老牌大卖家企业,价之链是一家很有故事的企业。

有过最辉煌的经历,也遭遇到了惨痛的滑铁卢,导致连年亏损。

2020年6月,在价之链危急关头,孙汉山接任总裁一职。

随之,在发布的8月31日浔兴股份发布的半年报中,价之链终于摆脱了连年亏损的魔咒,实现净利润约831万元的业绩。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数据源:浔兴股份2020半年报数据)

价之链的营业额,占浔兴股份总营业收入比重为31.19%, 并在浔兴股份一众子公司之中,价之链的营业收入排名第一位,净利润排名第二位,是浔兴股份2020年上半年表现较为优异的子公司。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图:浔兴股份2020半年报数据截图

在2019年开始,浔兴股份就开始对价之链进行结构调整,以优化其盈利能力。

从2020年上半年的情况来看,此番的结构调整显然卓有成效,不仅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28.90%,而且产品毛利率也提升了1.57%,显然在开源节流方面,有不小的动作。

加上,价之链本身在跨境电商行业的底蕴,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截至2020年,浔兴股份预测全年净利润约1.5亿元到2.25亿元之间,同比增长175.23%-312.84%,根据浔兴股份解释,主要是因为仲裁出结果,结合考量甘情操夫妇的公司现在的履约能力,确定能够获得约1.94亿的业绩补偿。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值得关注的是价之链的股价,从上年同期0.1522元每股,涨到0.419元-0.6285元每股,表明了目前资本市场对浔兴股份的未来普遍看好。

该现象在2020年中出现了一次,7月6日当天,在孙汉山出任价之链实际操盘手的消息传出后,浔兴股份股价一路猛涨,达到了6.34元的峰值。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根据孙汉山的描述,2020年下半年,价之链在经营业绩上已经超过了往年,超越往年巅峰。

这其中有新的领导班子对价之链内部进行整顿的结果,也有赖于价之链在此前打下的深厚基础。

SKU贵精不贵多,投影仪做到顶尖

本质上,价之链作为老牌跨境电商龙头企业,其自身的底蕴还是比较雄厚的,虽然经过盲目扩张和连年亏损,但跨境电商运营根基还在,产品线、供应商资源等依旧能够有效运营。

●主营产品

根据浔兴股份半年报显示,价之链目前主要出售的产品涵盖了3C电子产品、家居生活用品、汽车周边产品及其他多个领域产品。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其主要运营模式以亚马逊精品运营为主,兼顾速卖通、eBay和Aliexpress等。运营自有品牌产品,通过精品化、品牌化路线,开拓欧美日三大跨境电商主流地区。

孙汉山告诉《蓝海亿观网egainews》,价之链虽然此前在经营商出现偏差,导致亏损,但价之链的产品一直以来都是十分优秀的,备受消费者认可。

尤其在品类的选择上,价之链选择的产品赛道,哪怕在今日都是各大资本追逐的对象。比如万拓主攻的投影仪产品,在亚马逊上,最早做投影仪,并将投影仪做到最好的是价之链。

眼下的价之链,只要在原有产品的基础上进行升级优化,做好品牌和服务,就能够实现健康成长和高速发展。

产品经营路线上,价之链一直以来都坚持精品模式,产品SKU数量贵精不贵多。

“我从业至今一直在跨境电商行业里,从通拓科技到环球易购,都在执行品牌战略,所以并未打算做铺货模式。价之链的产品路线,在我看来是十分优秀的。”

孙汉山表示,价之链无论在运营思路上,还是产品路线上,都没问题。如今只要将前几年落下的功课补回来,就能够做得更好。

除了电商业务之外,价之链兼顾跨境电商周边服务,包括电商营销服务和管理软件。同时,通过电商社区,向电商卖家提供基于Saas系统的流量聚合、分发、促销、推广等服务。

●产品创新制度

另外,在产品创新和研发上,价之链也有一套成熟的体系。

据孙汉山介绍,价之链有着自己优秀的ERP等管理系统,而且有愿意高度配合的供应商支持,在产品研发和创新上,未来能够达到一个更高的高度。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上半年,价之链收到了《高新技术企业证书》,根据国家对高金技术企业的相关税收优惠规定,此后三年,价之链将按照15%的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该证书的意义并不仅仅在于给价之链提供了优惠的税率政策,更重要的是,官方对价之链的认可,也在很大程度上提升了价之链的企业商誉,对价之链此后的生产经营起到证面积极的作用。

商海风云:浔兴股份与价之链的恩怨情仇

●破除谣言,稳定供应商

物流方面,价之链主要做亚马逊FBA模式,使用亚马逊提供的仓储和尾程配送服务。

而供应商方面,价之链本身有着成熟的管控体系。

孙汉山透露,自从价之链出事之后,部分供应商受到了影响,减少了对价之链的供货量,甘情操夫妇也对外散播了不少谣言。但前十大主要供应商中,没有任何一家出现过断供的情况。

主要有几方面的因素:

一方面,在上市公司浔兴股份接手价之链运营之后,大部分供应商都选择相信上市公司;尤其是孙汉山确定执掌价之链之后,供应商普遍相信价之链能够做得比以前更好。

另一方面,即便在最困难的时期,价之链也从未出现过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

据孙汉山介绍,价之链的供应商中账期最长的也仅有2个月,价之链从来都是准时支付货款,从未拖欠哪怕一天。良好的信誉,也让供应商们看到价之链的诚意。

价之链跟供应商之间的互信关系远不止如此,据悉,某工厂因特殊原因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价之链在经上市公司同意之后,提前支付货款帮助工厂度过难关。

目前,跟价之链合作的供应商,都将其列为最优先供应级别客户。孙汉山表示,供应商们不遗余力的支持,是他对价之链未来充满信心的非常重要的因素。

价之链与浔兴股份的“相爱相杀”

价之链前身,为厦门欧乐德贸易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

2008年迁址深圳,并更名为深圳价之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价之链)。

2015年,价之链完成A轮7500万元融资,并于2017年以10.1亿对价,出售65%股权,被上市公司浔兴股份控股,成为其子公司。

然而,蜜月才刚刚开始,价之链就与母公司浔兴股份上演了“8点档相爱相杀”大戏。

●对赌压力下的冒进

浔兴股份收购价之链65%股份的同时,双方签订了对赌协议,价之链承诺在2017-2019财年,实现归母公司净利润不得低于1亿元、1.6亿元和2.5亿元,三年总利润不得低于5.1亿元。

在此情况下,2017财年,价之链完成归母公司净利润9687万元,距离对赌协议1亿元还差323万元净利润。

或许是迫于上一个财年未能完成对赌协议的压力,2018年价之链盲目扩大规模,以求净利润最大化。

然而,2018年对价之链十分不友好。

先是主要销售渠道,亚马逊的A9算法发生巨变,此前的所有打法、经验都无法适用新规则;

而后中美贸易战开始,双方互相增加关税壁垒,导致成本急速上涨。

再加上价之链错误预判了2018年旺季的销售市场,导致大量库存积压,造成了亏损7589.42万元的局面。

从此,价之链开启了“跌跌不休”的局面,2019财年,价之链再度亏损6208.97万元,三个财年累积归母公司净利润为-4112.43万元,未能达成净利润为正的5.1亿对赌目标。

●相爱相杀对簿公堂

或许不满价之链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的盈利效益,2018年10月,浔兴股份发布公告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已经受理了浔兴股份与甘情操、朱玲夫妇为首的三名价之链实际控制人股权转让协议争议案。

公告称,2017年甘情操夫妇曾提议修改对赌协议,从5.1亿元降低到2.6亿元为限,被董事会拒绝后,甘情操夫妇无心经营,更是安排银行提前还款,造成价之链资金链紧张的局面,并试图转移共管资金。2018年6月,甘情操夫妇挂失共管专项资金账户,将5327万元共管资金转移到其个人账户上。

浔兴股份选择报案,晋江市公安局也有报案记录。

到2019年9月,甘情操通过个人微信反控浔兴股份:

1.浔兴股份指控不实,试图将经济纠纷制造成刑事案件;

2.甘情操与浔兴股份之间的经济纠纷,主要责任在浔兴股份。

到了10月份,浔兴股份再发公告称,公安局已经认定甘情操夫妇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彼时,甘情操夫妇已经羁留海外,一直到今年疫情期间,更是无法回国。至此,双方的恩怨情仇才算是告一段落。

如今价之链扭亏为盈,浔兴股份总算没有让其成为鸡肋。而甘情操夫妇,却只能羁留海外,音信全无。我们在感慨世事多变,人心叵测的同时,也要自我警醒,以史为鉴。

一戒骄躁,稳扎稳打方能走得长远。

二戒侥幸,违法需要成本,背信总有报时。(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

扫描二维码,加入大卖家交流群,赚钱路上跑得快一些

50,000+卖家已加入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