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跨境电商平台,专注跨境卖家服务!

登录 注册

亚马逊“上瘾症”:亏200万,卖房继续干,只要出单就高兴

蓝海亿观网2021年11月15日

不唱衰,不鼓吹。

一旦做了亚马逊,似乎无法回头了。这是最近许多卖家的切身体验。

 去年赚了的钱,今年亏完了吗?

这一“灵魂之问”,流行于亚马逊卖家圈子中,反映出众多卖家艰难的现状。

不少卖家反馈,虽然赚钱的依然是大有人在,但今年的行情确实更差了,包括自己周边的人,今年几乎没有赚钱。

一位称“自己去年赚了一套房”的卖家也不得不承认,“今年没怎么赚钱”。

然而,虽然今年行情不太好,但大部分卖家还是选择继续做下去,甚至一部分亏损严重的卖家,也要继续做下去。

一些卖家发现,自己做亚马逊,似乎有了一些“上瘾”症状。

深圳卖家李谷春,就发现了自己对做亚马逊上了瘾:

明知道每一个订单都在亏损,但只要看到出单,就莫名地感到开心,明知道已经巨亏,但“本能”告诉他,必须继续做下去。

李谷春从2015年开始接触亚马逊,在一家精品公司做到了运营总监。公司福利不错,收益好的时候,李谷春年收入能达到100多万。

2019年底,李谷春盘算了下自己手中的牌,有一线运营的经验,而且还是做出过爆款的经验;因为做到了管理层,几年下来沉淀了一批供应商资源,而且能够开私模,拿到比较好的账期。

公司给的福利不错,积累了一定的资金,再拼凑一下,凑个300万问题不大。

于是,拿着凑到的300万,李谷春果断辞掉了运营总监的职位,开始自己单干。

多年工作累计下来的经验,让李谷春对成本把控十分敏锐,初期就在城中村租了个廉价门面,选了7款产品,自已几个人上。

有工厂配合,这7款爆款产品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微创新,就取得了还不错的效果。这让李谷春更加从容,2020年总体处在链接上升期,实现了微赚。

但是到了2021年,情况开始发生变化。许多卖家涌入李谷春所在类目,价格战打了起来。根据李谷春计算,有些卖家甚至以略亏的价格抢占市场。

起初,李谷春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的产品是自己开模,跟市场上的产品有差异化,可以确保一定的定价权。但很快,低价产品开始抢占了原本李谷春的市场份额,李谷春的核心产品排名从前10一路跌到50名开外,销量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无奈之下,李谷春也加入了降价销售的行列。

而当李谷春的产品降价,企图重新夺回市场份额的时候,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手段也随之而来,包括但不限于上差评、给李谷春的链接刷单(却不返款)、恶意加购再取消等等。

李谷春经过一番周折,成功保住了自己的核心链接。但在此过程中,也蒙受了100多万的损失。

产品和服务同质化、没有品牌做支撑的情况下,必然会走向无休止的价格战,利润空间会一步步压缩,最后所有的竞争对手,只挣得一笔口粮,勉强维持生存。

可以说,大部分卖家不是在创业,而是为欧美国家的人,源源不断地输送最高性价比的商品,累死累活,只挣得了一份“社会工资”。

虽然过程艰难,但在此过程中,李谷春却意外发现了自己的“特殊癖好”,似乎对做亚马逊上了瘾,每天都处在一种莫名其妙的状态:

明知道每一个订单都在亏损,但只要看到出单,就莫名地感到开心。

李谷春此前对钓鱼有很浓厚的兴趣,现在满脑子却只有亚马逊,对自己多年培养的兴趣也兴致缺缺。

像李谷春一样的例子不在少数。“亚马逊上瘾症”让另一位卖家要卖自己的房子。2014年,一位卖家带着3000元生活费独自深漂,阴差阳错入了行,开始接触亚马逊。聪明肯学,该卖家很快熟悉了操作流程。

2015年,该卖家开始单干,借着亚马逊上升的势头,赚到了一笔钱,在老家武汉全款买了套房,还有盈余100万。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的“疫情电商行情”,只让部分卖家和部分产品类目受益,但给该卖家带来了重大打击。

疫情之下,原本积累的100多万全部亏损,颗粒无收。

不甘心钱就此打水漂,该卖家向银行贷款了200万,继续奋战。然而,现实狠狠地甩了该卖家一记耳光,向银行贷款的这些钱也被亏了进去。

接连亏损300多万,让该卖家的公司破产,生活从小康之家跌落到负债累累。

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卖家仍在纠结,想着卖掉武汉的房子翻本。所幸的是,该卖家被亲友劝住了。最后,房子卖了只用来偿还贷款,没有继续在投入到单干亚马逊的事业中。

然而,亏损之后,想卖房继续做的,或者卖了房之后来做亚马逊的卖家,并不是少数。

无论是在知无不言论坛上,还是知乎上,都许多卖家在探讨“卖房做亚马逊”。

“亚马逊上瘾”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具有相对普遍性的现象,不仅发生在新卖家身上,更多地发生在老卖家身上。

那么,为何做亚马逊会这样让人“上瘾”?

甚至有些人不惜All In,封死自己的后路?

对许多人来说,在亚马逊上越投越多,其实有一定的“舍不得沉没成本”的心理在作祟。

卖家林珙告诉《蓝海亿观网egainnews》,他就有过这么一段让人难忘的经历。

“一个人一旦输急了,是会眼红的。”

林珙2018年通过亚马逊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百万,从此认定了亚马逊是个可以做一生的事业。然而,好景不长,两个主打链接因为断货没续上,流量大幅下滑。

新货入库之后,销量一直无法恢复,其中有权重下降的缘故,也有市场竞争越发激烈的缘故。大量库存积压,林珙的资金周转开始出现了问题。

“其实,当时如果停下来,情况会好很多,但是在那个节骨眼上,人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俗称急红眼了。”

林珙觉得,自己能够赚到第一个百万,就能够把亏进去的钱再赚回来,结果越投越多,最终不仅此前赚到的百万全亏进去,而且还欠了不少外债。

“债现在已经还得差不多了,现在我还做亚马逊,但是每个产品,都会给自己一条红线,一旦销量、利润达不到标准,就果断放弃。”

林珙认为,有人确实可以逆风翻盘,但这得需要多大的运气?或许再坚持一下,可能会有更大的机会,但也可能陷入更大的危机。

因此,从2019年亏损过后,林珙就一直在劝诫自己不要冒进,宁可“少吃块肉”,也不要立于危墙之下。

资深业内人士Andy也介绍了有类似经历的卖家。该卖家在亏损50万之后,仍然义无反顾地继续投入资金。

Andy询问其缘由,该卖家表示,感觉下一把就能“赢”回来。人生就这么短,赌一把,赢了香车嫩模,输了咸菜萝卜,大不了从头再来。

“这种‘赌徒心里’在卖家中非常常见。很多人觉得,我自己有本钱单干,本钱亏光了,大不了找家公司继续上班,为下次单干积累资本。这种心态要不得。”

Andy说,出去单干过的人,想要重新回到职场难度非常大,不仅仅是自己内心的坎能不能过去的问题,一般公司也会对这种求职者抱有警惕心,认为这种员工不踏实。

“开过荤的,想要让他再吃素,难。”

广州卖家洪安则认为,不放弃做亚马逊,其最大的心里障碍,是自己。

2016年决定单干亚马逊的时候,洪安找父母借了1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2017年春节,洪安开了辆30万宝马回家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父母的欣慰,邻里间的羡慕和若有似无的嫉妒。

这一切都让他有种飘飘然的快感,洪安承认自己是一个虚荣的人。

以致2020亏损了50万之后,洪安一时间无法接受,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人,更害怕街坊邻居知道这件事。

“怎么办?只能继续做,把亏掉的给赚回来。”

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洪安在亚马逊上的投入越来越多,原本亏损50万之后尚有些许现金流,如今已经欠了20万贷款。

类似洪安的现象,在亚马逊卖家当中也很普遍。

许多卖家离开自己的家乡,深漂、广漂,只为了寻找机会,习得一技之长。

而故土的乡土人情,独自奋斗那些不为人知的心酸,最终会成为束缚卖家的一道心灵枷锁。

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那既然要还乡,就一定要衣锦还乡。

于是,只能和自己当初的选择“杠上了”,“不成功,便成仁”。

郑中军是一位老卖家。在2020年初口罩严重短缺的当口,花了自己做亚马逊几年的积蓄,一共100万元,购买了一批口罩机。

但是由于入局太晚,最后仓库里堆叠了1000万个口罩无法卖出去,并由此欠下一屁股债。

口罩之路走不通,且欠下巨额债务,那么,只能向自己的老业务“要”。

郑中军想通过增加亚马逊业务的投入,扩大规模,加速运营,赚到钱之后,填补口罩业务留下的窟窿。
它通过信用卡、网贷等渠道,京东、360等渠道全部借个遍,最后筹得60万,一口气投入到一款大型户外灯之中。
他的想法很简单,产品他看好,能够做成爆款,“一把梭哈”,就能够翻身了。

然而,郑中军并未等来梭哈的机会,因为认证问题,这批户外灯一直卡在仓库无法上架。三个月时间一到,货全被亚马逊销毁了,

而尚未支付货物尾款的郑中军,被供应商找上门催债。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妻儿躲回老家。

此前借贷的60万,在利滚利的情况下滚成200多万,诸多郑中军的好友接到了借贷平台的催款信息。

无论是做亚马逊,还是做其他业务,如果在压力下,贪多求快,很容易踩到平时可以留意的坑,重重摔一跤。

“除了亚马逊,我还能干啥?”这是卖家Henry的疑惑,也是许多卖家在做亚马逊遇挫后,不得不继续做亚马逊的重要原因。

Henry从2014年开始接触亚马逊,做过铺货,也做过精品。不仅自学,还报过各种研习班。

为了让链接成为爆款,Henry话费了无数心血,自认为对亚马逊运营技巧几乎全系精通。

2019年开始单干亚马逊之后,Henry赚到了不少钱,粗略计算下,在这次大亏之前,净利润80万是有的。

但是赚到的钱,有很大一部分被Henry用来精进自己的运营水平。包括购买ERP软件,也包括经营自己的刷单资源。

从4月底至今,亚马逊大封号的风波中,Henry的3个店铺无一幸免,主要链接全部死光。在库商品总额超过50万,除了少部分通过一些渠道折旧转让,大部分都只能弃置。

“我在亚马逊上投入了太多太多的精力,现在让我收手,我很茫然。”

当然,还有不甘心。

曾经的付出,让Henry在亚马逊运营领域拥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许多同行面前,他是所谓的“大佬”。

Henry在其他方面的建树,远不如在亚马逊运营领域来得深。如今,探讨亚马逊,是他最感兴趣,也是最擅长的话题。

“所以,对我来说,只能接着做亚马逊。现在,亚马逊已经成为了我为数不多的‘光源’,也只有亚马逊能让我‘闪光’。”

Henry认为,自己在亚马逊上投入的沉没成本太多,不仅仅只是表面上亏损了多少的面值。当运营亚马逊链接,看链接出单,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想要强行剥离这个部分,难度变得奇大。

Henry的茫然,在行业中也是普遍现象。

许多卖家从入行开始,一干就是数年甚至十数年,无论是对自己的投资,还是开拓相关资源,都跟亚马逊息息相关。

以致“不做亚马逊,还能做什么”这样的问题,在论坛中频频出现。

对此,资深业内人士也总结出了一些观点:

亚马逊运营,只能是技能,不能当做“事业”。

“电商运营,说白了本质还是在‘卖货’,运营技巧能够起到一定作用,但只能是辅助作用。”

资深运营人士钱宇表示,目前亚马逊运营技术迭代升级太快了,“一代版本一代神”,卖家如果追逐技术,可能五年十年后会发现,这五年十年积累的经验和技术完全用不上。

因此,对于卖家来说,相较于“钻研技术”,不如积累行业资源来得更有价值。尤其是供应链资源,亚马逊运营的尽头,一定是产品为王。

“眼光放长远去,亚马逊只是个销售渠道而已,别让工具束缚了你自己。”

钱宇表示,坚持长期主义,才是取胜之道。对长期主义者来说,哪怕每天进步一点,只要能活下去,复利效应一定会给卖家带来巨大的回报。

结语:在这里,我们无意唱衰做亚马逊的前景。

不管如何,亚马逊依然是跨境电商最主要的平台,它在欧美零售业的占比,在整个电商市场盘子的占比(在美国已经超过41%),也继续在逐年扩大。

要做跨境电商,亚马逊依然是一个几乎绕不开的选择。

亚马逊依然可以做,只是“上产品+开广告”就轻易出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亚马逊成为了一个跟实体生意一样的高竞争赛道。

不要抱怨亚马逊不好做,实际上,我们身边经常看到,饭店、服装店、奶茶店以及办公楼里的公司,换了一茬又一茬,走了一批又一批。

 这是因为,竞争在实体行业,已经非常激烈了,谁也没有办法随随便便赚钱。

同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亚马逊赛道上,依然脱离不开这个规律。

竞争自由,激烈程度逐年增加,最终渐渐与实体店生意的程度趋同,甚至更加激烈,毕竟所有卖家都在一个(网站或App)页面里进行高度透明化的厮杀。

做任何生意,我们要立足,

首先要提供有社会价值的产品,二要耐得住,撑得久,三要在撑住的同时,不断迭代,优化自己,最好能做出品牌,通过品牌摆脱价格战的泥潭,才能挣脱为“欧美社会打工”的怪圈。

最后,祝所有认真做事的卖家生意红火。注:文中所提卖家均为化名(文/跨境电商蓝海亿观网egainnews)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

真知灼见

跨境头条

  • 热门
  • 精选
  • 推荐

网站导航

电商平台推荐
亚马逊
eBay
Wish
北美电商平台
Etsy
Wayfair
沃尔玛
Newegg
敦煌网
overstock
Tophatter
欧洲电商平台
Cdiscount
vova
allegro
eprice
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Shopee
Qoo10
中东电商平台
Souq
noon
南亚(印度)电商平台
Daraz
Flipkart
Snapdeal
日韩电商平台
乐天
Gmarket
Coupang
雅虎日本
非洲电商平台
Jumia
俄罗斯电商平台
Joom
南美电商平台
MercadoLibre

热门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