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跨境电商平台,专注跨境卖家服务!

登录 注册

没收电脑,摄像头监控,强行辞退!为了少赔钱,亚马逊亿级大卖家拼了

蓝海亿观网2021年09月03日

深圳华南城某大卖家公司再遭危机。一位运营人员透露,该大卖家公司正在以各种手段“ 刁难”员工,以图让员工们知难而退,主动辞职,以达到“不支付补偿金”的目的。 在一份内部视频显示,该公司工作人员正在收走员工电脑。在视频中,有人大声喊着“(公司)

深圳华南城某大卖家公司再遭危机。

一位运营人员透露,该大卖家公司正在以各种手段“ 刁难”员工,以图让员工们知难而退,主动辞职,以达到“不支付补偿金”的目的。

在一份内部视频显示,该公司工作人员正在收走员工电脑。在视频中,有人大声喊着“(公司)强行清退员工,不给予赔偿。”

视频1

除此之外,该公司开始在一些工位顶部安装监控摄像头。一位知悉内情的人士透露,此举是为了让员工感到压力,其目的也是让员工主动辞职。这样一来,公司又不要支付辞退补偿金了。

一份员工联名信提供了详细的信息。

该份联名信由20名员工签署并摁了手印。在联名信中,员工们痛陈公司种种做法,拒绝“调岗”、“降级”、“降薪”以及调整工位

联署员工表示,公司多次调整工作内容,更改业绩目标,导致一些员工无法完成目标,工资被克扣。

其内容概括为:

1. 不与员工沟通,强制调岗降级;

2. 强行调整月度业绩目标(每月5款SPU精品,FBA新品下单、40个SPU产品上架);

3. 频繁调整办公位置,自6月以来楼上楼下、不同区域调整了3次。

联署员工称,频繁调整工作内容和工作绩效,导致许多员工无法完成目标,收入被公司克扣

与此同时,人力资源总监还用其他手段胁迫员工主动离职。

一位员工贴出了公司发出的辞退通知。该通知称:“鉴于大家的工作态度和行为,公司决定解除劳动关系。电子版辞退通知书以钉钉形式发送。请配合完成工作交接,电脑、工牌等一并提交给人事及行政部。如果不接受公司调解,可凭辞退书申请劳动争议仲裁。”

 一些员工被强行移除公司交流群。一位员工留言称,在部门层面都没有沟通的情况下,强行辞退,直接被要求去参加劳动争议仲裁。

据该公司一位前员工透露,这次清退行动主要是针对开发岗位的员工。许多运营岗的员工在封号潮来临之际,已经离职了一大批。预计三分之二的运营人员是主动辞职的,而三分之一的是被辞退的。

“这次不得不辞退一些开发人员,因为运营人员比较好找工作,很多主动辞职了,但开发人员比较稳定,还呆在原岗位。此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很多运营岗的试用期很长,基本是6个月,在试用期快到期的时候,可以不需任何补偿的情况下辞退这些人”该前员工透露,“这些开发人员如果要辞退的话,最多就补偿几十万元,作为一个那么大的公司,这点钱也要省了,采用了各种手段,真是令人叹息。”

针对此事,我们特意联系该公司,但该公司相关人员未给予回复。

自亚马逊封号大行动以来,该明星大卖家企业遭遇一系列变故:

因店铺变故,涉及到的被冻结资金约1.3亿元;

员工辞职约1400人,主管级以上280人离职;

独立站月营收从年初的4500万,下滑至只剩100万;

预计2020年上半年整体营收,将下降40%-60%!

在亚马逊封号和独立站销量下滑的双重打击下,该大卖家2021年上半年的业绩也非常不尽人意。

2021年半年,该大卖家公司营收约10.92亿元,但是却亏损了约7.42亿元。

据其母公司解释,该大卖家上半年业绩同比下滑了51.12%,主要受亚马逊封号及独立站业务大幅萎缩影响。

此番影响,还可能进一步扩大,对下半年业绩造成更大的影响。

对亚马逊的过度依赖,导致纵深空间小

事实上,该大卖家对亚马逊店铺的依赖程度不小。

2020年,该大卖家的亚马逊店铺营收15.25亿,占第三方平台总营收比的32.12%,近1/3的比重。

在该大卖家的亚马逊店铺营收当中,老店铺贡献巨大。

2019年底该大卖家亚马逊店铺只有284个,到2020年底蹿升到1135个。但是亚马逊店铺营收仅从10.88亿涨到15.28亿。店铺数量涨幅300%,营收涨幅40%,说明什么?284个老店铺营收占比至少60%以上。

亚马逊店铺的安全问题,也就凸显出来了。一旦主要店铺被封,该大卖家必然陷入被动。

此次被封的340多个店铺当中,老店铺占比多少?这是个大问题。如果占比多,那么影响就大。

从其半年亏损7.4亿来看,此番封号,亚马逊老店铺的占比应该不小。

2020年被防疫物资“续命”,2021年“断药”了

实际上,对亚马逊店铺的依赖,只是该大卖家的问题之一。在盈利能力上,该大卖家早已呈现疲态。

2020年该大卖家防疫物资营收13.92亿元,防疫物资毛利60%以上,创造利润超过8亿元。而其全年盈利仅4.17亿。

也就是说,如果刨除防疫物资的营收情况,该大卖家不仅没盈利,而且还亏损了近4亿元。

可以说,2020年防疫物资的销售情况,“拯救”了该大卖家。

但2021年,防疫物资销售数据大幅下降的情况下,该大卖家的盈利能力短板也就凸显出来了。

据悉,该大卖家的防疫物资产品是放在家居建材和家居用品品类中。

2020年上半年,该大卖家该品类营收约12.03亿元,可是到了2021年上半年,该品类营收就下滑到了约3.1亿元,下滑了近9亿元。

2020年,防疫物资的高销售额和高毛利,掩盖了该大卖家盈利能力后进不足的缺陷。当2021年防疫物资的销售情况大幅下降之后,这个缺陷也就被凸显出来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大卖家2020年独立站营收之所以能够大幅度上涨,主要就是靠卖防疫物资。而海外防疫物资需求量的大幅下降,也是造成该大卖家独立站营收大幅萎缩的主要原因。

库存积压问题严重,存货跌价8000多万

2020年末,该大卖家的存货金额达到了12.43亿元,占总资产比高达26.98%,这意味着其的资产当中,有超过1/4是由未出售的产品组成,产品滞销会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根据其信息显示,这些存货主要是跨境电商业务的备货导致。

在这些存货当中,预计跌价8410.4万元,这8000多万就是白白损失的,只能降价处理或直接销毁的产品。

而事实上,2020年该大卖家的销售情况并不是十分乐观,尤其是电子产品、手机通讯和游戏配件类产品的销售情况,不及预期,公司库存压力大增。

可以说,库存问题一直以来都是该大卖家的定时炸弹,一旦引爆,后果不堪设想。

亚马逊封号和独立站营收暴跌,就是引爆这个炸弹的导火索,预计在今年下半年,库存问题可能会全面爆发,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母公司资金疲软,管理漏洞严重

除了自身原因外,该大卖家的业绩也受到了母公司的“拖累”。

3月6日,该大卖家的母公司发布公告称,有6000万元贷款逾期。这笔贷款是该母公司为另一家子公司转贷,子公司无力偿还,恰逢母公司资金为负数,因而逾期。

由此可见,该大卖家的母公司资金流是多不健康了。

在2020年,母公司还抽调了该大卖家1.5亿的资金用于周转,间接影响了该大卖家的运营情况。

2020年,该大卖家的母公司营收约50.27亿元,但是净利润却亏损了约8.71亿元。

反观该大卖家,2020年营收约47.49亿元,净利润约4.17亿元。

该大卖家为母公司贡献了94.48%的营收,净利润方面更是贡献了4.17亿元。在这种情况下,其母公司仍然亏损8.71亿元。

除此之外,该大卖家及其母公司在资金管理上也存在着极大的漏洞。

根据其披露信息显示,该大卖家及其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曾通过预付采购款的方式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5001万元。

虽然事后,这位控制人将这5001万元归还公司,并归还了占用期间的利息319.73万元,但这也暴露了大卖家在资金管理方面问题不小。

由此不难联想,其现有资金的利用率,应该没有达到最高。而这过程中又造成了多少资源、资金的浪费?不得而知。(蓝海亿观网egainnews)

跨境头条

  • 热门
  • 精选
  • 推荐

网站导航

电商平台推荐
亚马逊
eBay
Wish
北美电商平台
Etsy
Wayfair
沃尔玛
Newegg
敦煌网
overstock
Tophatter
欧洲电商平台
Cdiscount
vova
allegro
eprice
东南亚电商平台
Lazada
Shopee
Qoo10
中东电商平台
Souq
noon
南亚(印度)电商平台
Daraz
Flipkart
Snapdeal
日韩电商平台
乐天
Gmarket
Coupang
雅虎日本
非洲电商平台
Jumia
俄罗斯电商平台
Joom
南美电商平台
MercadoLibre

热门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条)